格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9|回复: 2

圖滇悲桑格西 开示集要

[复制链接]

101

主题

161

帖子

6660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60
发表于 2017年5月17日 19: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觉阳 于 2017年5月21日 10:08 编辑

2007問答集
如何開始學佛

問:這幾年一直在佛法的外圍打轉,想學,但總感覺找不到入口大門。請問我應該如何開始?

答:根據法王的教導方式來說,你首先要認識的是「四聖諦」。所謂「學習四聖諦」其實有很多種學法,從粗略地大概學學,到深入仔細地學習,有很多種不同的層次。用高標準來說,有些人即使已經學了經論很多年,在四聖諦這個領域裡,卻依然還有有待深入的空間。暫時不論要學到多麼仔細,建議先就你自己適合的程度與方式,在心裡建立對「四聖諦」的認識。法王很重視這個基礎,也經常強調它的重要性。

或者,也是根據法王的分類與教導方式來說,你可以先學習佛法的兩個重要名相,藉此在心裡建立整體的架構。這兩個名相是:四聖諦、大乘基道果。透過學習四聖諦建立建立對小乘或說共乘的概念;透過學習大乘基道果建立對大乘的概念。

「大乘基道果」一詞中,「基」指的是世俗諦與勝義諦,「道」指是的方便與智慧,「果」指的是佛的法身與色身。所以這個詞一般又會說成「基之二諦、道之二智慧方便、果之二身」。這是第一步;在對佛法有了一點概念之後,第二步再從「道次第」開始學習。

基之二諦是世俗諦與勝義諦,它代表的意思是:雖然一切法沒有自性,但並不是什麼都沒有,所有因果法則包括業果仍然精確地運作並發揮效果。由上可知,「基二諦」這個概念,必須完整兼顧「空性」與「緣起」這兩個面向。如果偏向一方,譬如只偏重緣起而忽略空性,這樣雖然有助於相信與實踐業果的道理,但卻沒辦法把包括所知障在內的障垢完全斷除乾淨;反之,若偏重空性而忽略緣起,認為反正一切都是空,那業果緣起也都不存在,並且認為修空性就是什麼都不必想。上述這兩種狀況,都是因為對二諦的認識不完整所致。

「基之二諦」中,「基」字的意思是「真實情況」,一切法的真實情況包括世俗諦與勝義諦兩個面向。如果你對真相的認識有偏差,修行時就會有所偏廢;反之,如果你對真相有完整且徹底的認識,修行時就會兼顧「方便分」與「智慧分」,這就是「道之二智慧方便」的意思。

智慧分的實修到最究竟,得到的結果就是完全消除一切過失,這是最圓滿的自利;方便分的實修到最究竟,得到的結果就是完全具備利益眾生的能力,這是最圓滿的利他。上述這段話,換成佛法的專有名相來說,就是「究竟地自利利他」,或說是「獲得佛的法身與色身」,這也就是「果之二身」的意思。
覺得佛法沒味道,如何繼續下去?

問:我讀過一些僧侶寫的書,也從「四聖諦」開始陸續讀了法王寫的書,也有去上一些佛法課、讀經典。但是我覺得這些佛法的道理似乎虛無飄渺,與我的生活並不貼近,我覺得沒有動力與誘因繼續學下去。請問該怎麼辦?

答:原因之一,有可能是你的聽聞還太少的緣故;再者,如果你想要學得深入一點,光靠自己看書恐怕並不容易,必須跟著一位能讓你提問的老師學。這樣學一段時間之後,你將大概具備一些佛法知識,但應該還無法真正體會佛法的滋味。

提問、看書、找老師教你、聽課,這些都是學習現代知識時會用的方法,用這些方法學佛,雖然可以增廣你的見聞、讓你變得聰明、甚至因此產生極大的學習興趣,感覺好像很喜歡佛法,但其實這並不算是嚐到滋味。要真正體會法味,必須把你學到的東西,結合道次第去做一點實修。

以我個人來講,打從心底體會到的那一點法味,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從二十歲時開始生重病,所以嚴格說來我的學習品質並沒有很好;再者,二十歲前的我對佛法有偏好,覺得學法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並沒有非常嚴格地觀擇就接受了佛法。但從二十歲開始,因為在重病中依然堅持學佛而倍感辛苦,讓我從心底產生好多疑問,也因此決心站在非常公正的立場,重新檢視佛法的真偽,認真思考自己真的應該學佛嗎?還是輕鬆度日就好?

我從「四聖諦」開始著手,方法是:在懂得道理之後,接著去做觀修。我花了很多時間仔細思考「苦的根源是煩惱」、確認苦與煩惱之間的關係,而且在思考的時候有結合自己親身的體驗;之後再繼續思考「煩惱的根源是我執」,透過理路與經驗,我對這個道理產生信心;接著再思考粗分我執與粗分無我。雖然我並沒有證得無我,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偶爾會有一點感受,感覺到粗分我執在執取的那種我確實不存在,那時,我心裡生起的感受是:「原來,苦真的可以完全被消滅!不只如此,還有我們會做的種種惡行、會讓心變得錯亂的種種貪嗔痴煩惱,都可以完全被消除啊!」我因此感到無比歡喜。此時,再連想到開示這些教法的導師佛陀,愈加覺得無比歡喜與感恩。

接著我又想到,目前的自己其實只學了一點點,只是思考很粗分的無我道理,就能感受到這麼大的喜悅;如果我可以繼續學習,有能力思考更深細的無我道理的話,一定會更有收獲!經過這樣的過程,我才終於打從心底產生一點對佛法的體會。

…開示日期:2007.7.9

問:什麼是「實修」?
答:修有兩種:止修與觀修。一般人對修的概念大都是止修,也就是設法讓心專注在某個所緣境上的這種修行,不過我常講「要與道次第結合而修」的「修」指的卻是「觀修」。什麼是觀修呢?以下我用自己親身的例子做說明,大家應該會很容易了解。
事情發生在我還很年輕的時候,當時我還是寺院裡的學僧,有一位高我幾班的法師,他用朋友的姿態接近我,先是天南地北地聊天,接著套問我對很多事情的看法,我也把自己所有的缺點、做錯的事情全數跟他說。然後,他就帶著我說的那些話,到大眾聚集的場合對大家說:「我知道某某人的真面目。」他不只把我說的話轉播給大家聽,也跑去跟我哥哥告狀。
這樣的事情,他做了很多次,我知道之後就開始「觀修」了。我在心裡一一列舉他做過的事情,包括他先對我做了什麼、之後跟別人說了什麼、又跑去跟哥哥說了什麼…。這種作法其實就是在觀修,只不過是朝著壞的方向做觀修。這些情節我每天都想好幾回,連續想個幾天下來,使得我對他的嗔心愈來愈強。這種觀修,我們大概都不陌生。
佛法裡講的觀修,方式其實一樣,只是方向不相同,最後得到的結果當然也不同。我們平常在做的多是煩惱的觀修,帶來的結果是增長貪嗔;而佛法的觀修則會是讓好的心產生或變得更強大。接著我繼續用剛才的例子,說明佛法的觀修。
有一天,我站在路邊,遠遠地看到那個人朝我走來。那時我應該真的非常生氣,因為看到他在前方,我就完全沒辦法再繼續往前走,只能繞路離開。這讓我明白了一件事情:我的心裡有著很大的怒氣。
這麼大的怒氣,來自於不斷觀修所致,要消除它,也得靠著朝反方向觀修才行。我的作法是:讀誦《入行論》忍辱品,同時每天早中晚各花十五到二十分鐘,運用書中講的理路去思惟,而且就以那位法師做為觀修對象,一一運用書裡講的理由,從各種角度思考自己為何沒有理由生他的氣。
我們的生活圈其實很小,碰面的機會很大。兩天之後我又在路上遇到他,那時我的表現比起前幾天雖然略有進步,看到他我沒有刻意繞路,可以直接與他擦身而過,但心裡仍覺得不舒服,臉部表情應該也非常僵硬;又過了兩三天,我再遇到他時,不但可以直接走過去,也可以面帶微笑;又再過幾天遇到他,我可以把他當成普通朋友般,彼此問候笑著說話,但心裡仍然覺得有點卡卡的,覺得不舒坦。我持續地依照《入行論》裡講的道理去思惟,又再過了幾天,心裡那團陰影不見了,見到他,我的反應完全恢復正常,待他就像普通朋友一樣了。以上整個過程,大概經過九到十天。
第十天時再遇到他,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完全消失了,不只如此,我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一個全新的地方,就算旁邊明明有一間很髒的廁所,但我感受到的卻是無比的清淨感。無論走到那裡、遇到誰,都覺得很開心,而且這種感覺持續了一兩天。
佛法講的觀修,是朝著好的方向運用各種理路去思惟,培養好的心、修正壞的心。從我的親身體驗可以證明,透過觀修可以為自己帶來好處。到現在我仍相信,我們只是不去思惟而已,一旦去思惟,肯定會有幫助。
在回答「如何開始學佛」這個問題時,我曾說要先學四諦、二諦,之後就應該學習道次第。我這麼說的理由是:學習四諦與二諦這些道理,是在學習認識真相;在這之後,就要透過實修,把我們認識的真相與內心相續結合。這些內容,包括觀修的方法,在「道次第」中都有完整的說明。
…開示日期:2007.7.9
問:明明對方做了不善良的事情,佛法提出的方案卻永遠都是要我們回頭改變自己的心。這種作法感覺上很消極,就算我的心改變了,但對方還是一樣壞、一樣那麼討人厭,將來還是會有別人被他傷害,或是看他不順眼啊。佛教難道沒有更有效的解決問題的方法嗎?
答:改變自己的這種作法,雖然不一定會為對方帶來正面的幫助,但你的心境變得祥和,這就是收穫了。此外,在這個過程中,你的心會變得愈來愈有力量,只要這股力量還在,即使往後類似的情況重演,你便能駕輕就熟地改變自己的心。
我在年輕時曾遇到一些逆境,在努力去克服的過程中,我的心也曾經變得稍微有點力量。但後來既沒有再遇到太大的逆緣,又沒有刻意去練習,所以現在的我早已不如當年了。看來,我得要去徵求一些講我壞話的人才行了。(哈哈)
就利用你現在遇到的境界去訓練自己的心!練久了,心的力量強大了,你會變成一個無論遇到什麼困境,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人。至於能不能幫助到別人,那就不一定了,有些人你幫得到,但有些人暫時看來你就是幫不到。講到這裡,我想到一個例子。
年輕時寺院裡有一位同伴,他在跟我聊天時刻意套我的話,然後轉述給別人聽、批評我犯的錯。我雖然沒有非常生氣,但心裡覺得不舒服。
覺察到心裡的這個不舒服,我在心裡跟自己討論:「他批評我,讓我很不舒服;但我有缺點一事卻是不爭的事實,因為我並不是佛。」接著再去思惟佛陀在經典中所說的種種教示,得到一些理解之後,我的想法轉變了。我那時想:「如果他這麼想要批評我,那我可以提供更多材料,讓他可以如願講個夠。」於是我就主動跑去跟他講話,一講就講了兩三天。
之前他為了套我的話,經常必須費盡心思、拐彎抹角,但這回他完全不用多費心思,我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曾犯過的錯誤與缺點,毫無保留地全部告訴他。然而,我特地花了兩三天時間跟他講的這些話,他卻沒有再跟別人提起。從此之後,他不再刻意挖我的缺點,就算知道我有什麼錯誤,他也不會告訴別人,並且與我成為很好的朋友。近年來,他甚至是我最好的朋友。
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有時,我們努力調整自己的心,不但對自己有益,也能幫助到對方,讓他終止了不好的行為。
問:我想問的重點不是能否幫助到對方,而是為什麼即使對方再壞,仍然都是我的錯?
答:你可能有點誤會了我的意思。
當我們生氣了,問自己:「我為什麼生氣?」時,答案當然並非都是自己的錯,對方也可能有錯。但是,你去研究一下自己到底有沒有理由生氣時,會發現原來有很多不同的思考面向。
比如,就像自己有時明明知道不應該發脾氣、不想罵人,可是卻管不住自己;有人明明知道不該再喝酒,但就是控制不住;很多人被壞習慣控制了,心裡不想這麼做,卻還是忍不住變得很驕傲、愛挑剔,或是身不由已地做出不該做的事。即使是對方錯,但他並不是存心的,因為他其實並不自由。
從現在發生的情節來看,沒錯,他是傷害了我;但從其他的角度來看,他卻可能因此幫了我大忙,所以他不但不是仇人,反而是我的大恩人。
從佛法業果的道理來看,現在受的果,來自過去造的業。因為我自己在前輩子講別人的壞話,所以現在才會承受這種結果。換句話說,現在的遭遇是我自己造成的結果。在這樣的思考中,你會把矛頭指向自己。
同樣再從佛法的思考角度來說,這個遭遇其實是在勸諫你,要努力斷除受苦的因。以我剛才的例子來說,是因為我前輩子曾經講別人的壞話,所以今生才會被別人講壞話而心裡受苦。如果我不想再受這樣的苦,那我就必須要求自己不要再去講別人的壞話。
如果你對於無我的道理有一些理解,那麼你還可以思惟:被批評的我沒有自性,批評我的人也沒有自性。
就像這樣,可以思考的面向很多,並非只能想著「一切都是我的錯」。
…開示日期:2007.7.9
問:佛法難道不教我們如何「有效」地改變別人嗎?
答:經典上有說,在你自己不生氣的前提下,若責罵對方可以阻止他做壞事,那就應該要表情嚴厲地責罵他;若跟他暫時斷絕關係一兩個月,不但可以幫助他回頭,而且還能幫助到更多的人,那你就應該要這樣做。由此可見,重點在於如何利益對方,而不是誰該改變、該做或不做什麼事。
我個人認為,一般世間人眼中的「謙卑」與佛法裡講的「利他心」,兩者很有差別。謙卑似乎帶著很多顧忌,缺乏一種「理當如此」的勇氣,也許明明知道事情該怎麼做,但卻因為擔心會惹對方討厭、傷心而裹足不前;而真正的利他心是一種既善良又充滿勇氣的心。利他心在意的是如何能讓對方獲得最大的利益,是對他溫柔些效果更好?還是要兇一點?經過仔細思考之後,如果揍對方一頓是最佳方案,那揍人就是該做的事而不是錯事。
不過,上述概念對於初學者而言,一不小心就有犯錯的危險。例如,你知道自己並沒有生氣,而且也知道打他一頓對他最有幫助,然而,一開始動手,你的火氣就跟著來了。所以,如果你要用這種方法幫助對方,自己一定要很小心。
總而言之,怎麼做最能幫助到對方,這才是重點所在。只要確定能利益到對方,什麼方法都值得用、應該用,利他心就是一種這麼有勇氣的心。我們不應該為了保持謙卑而什麼都不敢做。
…開示日期:2007.7.9
問:感覺上佛教徒似乎不重視外在問題的解決,遇到事情只會忍耐,似乎很軟弱的樣子。請問這個就是佛教裡說的忍辱嗎?
答:當別人打罵你,你不還以顏色,不一定表示你在修忍辱,你可能有在修,也可能沒在修;當別人罵你,你覺得沒關係、這是小事情,你的心不會因此而受傷,這才是真正的忍辱。如果你心受傷了、想要罵回去,只是因為擔心會引發更大的爭執只好忍下來,這種隱忍不算是真正的忍辱。
內心愈勇敢,愈有能力忍下來;被傷害後想要還手,就是因為不夠勇敢才忍不下來。一個心力強大勇敢的人,既然不容易被傷害,也就不會有非還手不可的衝動。對方罵你甚至打你,頂多傷害到你的身體,但如果你的心沒有被傷害,就不會想要報復。
再者,如果你的心沒有被傷害,那時智慧就可以發揮很好的作用,你不會無法控制自己亂講話。你有足夠的餘裕聰明地觀察:要不要還以顏色?如果要,那要用什麼方法?真正的忍辱伴隨著很大的心力與勇氣,沒有勇氣的忍辱並不是真忍辱,也不是佛法裡講的慈悲,只能說是卑下。
菩提心,是一種非常勇敢又有心力的實修。我有時會跟朋友半開玩笑地這麼說:「大家都說佛法教我們要對敵人修忍辱,要去愛你的敵人。但我對佛法的理解卻不是這樣。我認為佛法告訴我們的是:要與敵人對立!消滅敵人!要把敵人連根鏟除,不只敵人本身,連他們周圍旁邊的都要清得一乾二淨!這是佛陀的意思。不過,不要錯認敵人了。一般人以為的敵人,並不是真正的敵人,是我們弄錯才會把對方當成敵人,事實上他不但不是敵人,反而是對我們有幫助的親人。要去找出真正的敵人,連根消滅掉!」
真正的敵人是煩惱。若沒有心力,根本就沒有能力滅敵,連跟煩惱戰鬥的能力都沒有,只能白白被煩惱欺負。
…開示日期:2007.7.9
問:當我直接指出別人過失時,大部份人都不喜歡聽。怎麼辦?
答:那就看看這樣做對他有沒有幫助。有幫助就講,沒有幫助就不用講了。說或不說的權力,並非百分之百都在我們這一方,也要考慮、觀待對方的情形才對。
例如,解釋某個道理時,到底要講到什麼程度,必須考慮對方智慧的高低,不能只想著「這是事實,所以你一定要接受」。如果對方的慧力不夠,即便你講的都是實情,對他不一定有幫助。
問題也有可能出在我們身上,例如不夠方便善巧,也可能在對方身上,例如順緣條件還不俱全,總之,如果你真的發現暫時無計可施,那麼,就眼前而言,你的確無能為力。此時,就以平常心把它放著。
不過有一種情況是:有些話說了,雖然暫時沒有用,甚至會惹他生氣,但有可能在幾天或幾個月之後就對他有幫助。現在沒幫助不表示真的沒幫助;現在有好處不表示那是真的好處。
有些人只是因為環境使然而學佛,例如,應父母朋友的要求而學。雖然學了法,但法沒有入心,對他而言,這些法在眼前並沒有直接幫到他。但多年之後,當他遇到困境,用盡世間各種辦法仍然解決不了時,也許他會想起並運用曾經學過的佛法。直到那時,法才終於為他帶來益處,他也才終於因為嚐到法味而覺得佛法很好。
遇到困難、被人欺負時,是修心的功夫可以真正進步的契機。了解這點,面對欺負你的人,若你能這樣想:「這個欺負我的人,是對我有益的人!」那時,瞋心也就完全生不起來了。少了傷害你的人,你將很難有真正的實修,頂多在口頭上讚同佛法的道理,內心卻像木石一樣沒有感受。讓你真正對法產生感受的,是那些傷害你的人,所以他們其實是你不可或缺的大恩人。
…開示日期:2007.7.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161

帖子

6660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60
 楼主| 发表于 2017年5月17日 19: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問答集

本帖最后由 觉阳 于 2017年5月21日 10:08 编辑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5)]
一定要學五大論嗎?
問:我自認雖不是很用功的人,但也沒在混。學了幾年藏系佛法後,最近深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像三大寺僧人那樣學習五部大論,該如何是好?您常說,要把所學習的與《道次第》結合。我不知應如何結合?
答:如何結合?只要對於「要與道次第結合」這事情,重視就可以了。心裡先對此事重視,而後,在學習時,心裡時時提問:「這部份內容,與《道次第》的哪部份有關?關係是什麼?」當你有在重視時,自然就會結合了。
至於你說的「要不要像三大寺那樣學習五大論」,很難下定論。若問「要不要學」,回答是「要學」。但是,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情況,時間、智力…等等。所以,你的問題應該是這樣吧:五大論應該要學,但如果我沒有時間、智力…等條件,該怎麼做?答案是,依照不同的情況,相對有不同層次的作法。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噶當派有分為「教典派」、「教授派」、「道次第派」一般,作法會依各人情況而有所不同。
問:我沒有辦法很精細地學五大論,能不能只以一、兩位師長的教授為主就好?
答:你問「能不能這樣就好」,當然,有人用這樣的方法而獲得成就。剛才提到的噶當三派,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分派,是因為有人照著那樣的方式修,得到成就。應該這樣講:得到修行成果者,他們有三種不同的作法,所以才會有噶當三派的安立。
不學五大論,依照著正確的方法去實修《道次第》,也會產生具量的覺受。但是,如果照著「噶當教典派」的方法修的話,就好像一個不只會開車,而且還會修車的人,無論在什麼樣的路上車壞了,不用在路邊等、不用等修車的人來,自己有能力去觀察到底壞在哪裡、修好,就可以繼續上路。否則,你在任何時候,時時都需要一個有學識、有修行、有慈愛心、又有時間的師長在身邊。如果有這樣的師長時時在身邊,你沒有經論的基礎就沒有關係,就好像你身邊有一個懂得修車的人在旁邊一般。可是,如果沒有,而你自己又完全不懂車,萬一車壞了,你就只能在路邊等了。
問:學了很多,但學的都散散的。心想萬一現在就死,一點把握都沒有。我想要花兩、三年的時間把已經學過的複習好,掌握了整個佛法的架構後,才廣學。這樣是否比較安全?
答:要去實修《道次第》,即使沒有辦法修得很好。一年中,專門用一個月把精力全投注在《道次第》的實修上;或是每天早上實修一座《道次第》,並研閱相關經論,有疑問的部份就與師友請益討論,至少到下士道的段落要這樣做。這樣的話,如果這一生,在尚未學完就死了的話,至少對來生是有所準備的。
在有了這樣的基礎之後,才去擴大,再依次第學五大論。話雖這麼說,但聽得進去的人很少。因為,要學《道次第》就必須花時間下去,但一般人不想這樣做。一般人會覺得,花時間在《道次第》的實修上,會讓自己在學習上吃虧。
我們在想著「要學習」時,心裡考慮的,除了為來生,也摻雜著為今生的動機。而現在說的「實修道次第」,是不太考慮對今生有什麼好處的。願意真正這樣做的人,可能有點少吧。對於願意這樣做的人,可能在一般人的眼裡,有點像是傻子吧。
一般而言,在學習時,先用二、三年,三、四年時間去廣聞是很重要的。而後,如果你有「要學好」的想法的話,那麼,就要開始實修《道次第》。以這個做為基礎,再加上一點其他的。這麼做之後,你對於經論的理解,也會有一些不同。
在我身體狀況比較好一點的時候,一天裡大概有三個小時的時間,是我可以用來讀書思惟的。當有一點這樣的時間時,我大多用來思惟「四諦」、「道次第」 的關鍵處。因為我把僅有的時間,做了這樣的安排,所以很多大經論上的內容、很多的名相都忘記了。從「廣閱經論」這個角度、從許多跟今生有關的事情上來看, 我這種作法,讓自己吃了很大的虧,有點快變成傻子了。但是,我心裡沒有絲毫後悔!就算變成傻子也不後悔!
…開示日期:2008.08.06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5)]
無法擋住八風,我還該不該當口譯?
問:我曾把成為一個口譯,做為度此餘生的目標。但現很確定自己無法躲過八風襲心,個性又很浮。請問老師,我是否該修正這個目標?
答:「確定沒有辦法斷除煩惱」這話不用問。你只能說「這個月無法斷除煩惱」「今年無法斷除煩惱」,若說「完全無法斷除煩惱」,你又怎會為了斷除煩惱而精進努力?必須要有「煩惱是能夠斷除」的心力。
「斷除世間八法」與「戒酒」是不一樣的。它不會是你在某天下了決心,說「從此不再喝」就行了。生起了要斷除煩惱的心力,透過不斷地努力,然後,煩惱的力量才會漸漸減少。
除了斷除煩惱這條道路之外,哪裡還有路?如果不斷除世間八法,不會成佛、不會解脫,連下輩子要得到人天增上生都很難。不只是世間八法,我執不斷除,根本無法得解脫。哪裡可以說「斷不了」呢?要斷。為了斷除要精勤努力。
世間八法,不是一天二天、一年二年就能斷除,一個人獨處不一定就能斷得了,在山上閉關也不一定就能斷得了。
重點不在「行為」,不在你做什麼。重點不在於你是一個人獨處或是與朋友在一起,不是在於你是在山上閉關或在社會中弘揚佛教。重點不在於你做的事,而是你做這些事的動機。而動機的修正,就像剛才舉的例子一樣,它不像戒酒,不是一、二天你決定了就能完全做到的。這也是為什麼說,要在心裡建立好基礎。(註:老師強調,要在心裡建立好道次第的基礎,對於整個道次第修心的內容與修習次第要在心裡非常熟稔)
先在心裡把這個基礎建立好,每天花半個小時,不行的話十五分鐘,持續地思惟。這樣一來,雖然你所做的事情仍與本來一樣,但是,隨著每日這樣思惟、慢慢地修正動機,動機就會轉變。即使你所作的是實修,但也隨著每日如此地思惟,也會慢慢從為了今生而實修,慢慢地轉向為了來生,當出離心生起,動機就會轉向是為了解脫,而後漸漸轉向為了利他而做。此時,雖然別人從外相看來,這個人似乎什麼利他之事都沒做(因為他的所作都只在實修佛法)、似乎只是聲聞乘的行者,但事實上,他所作的才是最究竟的利他。因為,凡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以有情為所緣而作。這個「以有情為所緣」並不只是發願而已,因為如果真的想要究竟利他,就必須要去成辦佛果位。
同樣地,如果要想在社會上做一點事情,須要經濟的支援,也須要一點名氣,或即使你不要名氣,但如果你做得很好名聲也自然會來。對於這樣的人,你也沒 有辦法說他鑽進了世間八法中。因為,如果他做這些事情時,心裡的所緣是利他,他的動機如果真正修正成「為了利他而做」的話,那麼,雖身處紅塵,但他卻是個真正的遁世修行者。
是不是遁世者,視其動機而定。就像之前曾講過,談到「捨棄今生」時,最具代表性的二個例子,一是密勒日巴尊者,另一則是第七世嘉瓦仁波切。比如十四 世嘉瓦仁波切,從外相來看,他不是遁世修行人,所擁有的財富也很多,名氣也非常大,他也有侍者。外相雖是如此,但從內心動機來看,他卻是個最標準的遁世修行人。
煩惱的斷除,不是「我沒有辦法斷除煩惱」,也不是「今天我就要斷除煩惱」。動機的修正,是慢慢、漸次修正的。
印度裡有很多的大智者,從外表你根本就看不出來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如果他本來是個農夫,有成就後,他仍繼續做著農事;若是經商者就繼續經商,別人從外表根本就看不出來,但他的內在卻一直不斷地透過修行而轉變。每天早起實修,這些都是外人所不知道的事。只有在非展現神通不可時,別人才會知道他原已經是個成就者,但是,在那之後,他也就消失無蹤了。
從外表是沒有辦法看出什麼的。每天每天、慢慢地、繼續下去不中斷地做,才有辦法改變。先在內心建立好基礎,每天實修,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調整動機。
調整動機時,一開始,只能口頭上唸唸,心裡不會跟著動、不會思惟,心好像很沒有力氣的樣子。但是,隨著你持續不斷地這麼做,至少,你有在累積依著福田力而來的善根。而後,好好地把這些善根回向,希望證量能於相續中產生。像這樣,只要能持續不斷地繼續下去,慢慢地,你會有所改變。
如果動機能夠調整好,那麼,沒有什麼比弘揚佛法更好的事情了。難道不是這樣嗎?不用把事情丟掉。
不過,雖然說不用把事情丟掉,可是,如果你連每天十五分鐘實修的時間都抽不出來,那就不好。即使你想,也沒有辦法改變你的動機。而,如果你的動機完全沒有改變,那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你為什麼要做去弘揚佛法的事情?如果只是為了世間八法而做,那當然不好。但是,心裡也要懸念著「佛法弘揚,可以利益有情」這事情。眼前,弘揚佛法,卻無法避免掉世間八法,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暫時,你拿自己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在一開始時就很清淨,只能慢慢弄乾淨。
如果只是為了世間八法而做,那不行。雖說做的事情是弘揚佛法,但你也得考慮「來生」。每天,一定要撥出時間實修。當然,有時在非常忙碌之時,也許會連課誦的時間都得犧牲,可是,如果這樣的情況持續上月、年的話,那麼,你所作的事情,就與利他無關了。不但無法利他,甚至可能就在這一生,你會成為傷害他人的人。
一開始你想著要利他,後來,你的影響力變大、名聲變大,於是,你把這些世間八法運用在顛倒的事情上,就在這一輩子,你也許就成了壞人,這並非不可能發生的事。因此,一定要抽出時間,每日實修。
實修與利他,二者都要。問題只是暫時你要把重點放在哪裡而已,二者都要。
一般而言,先在心裡把基礎打好,再去做利他之事比較好。在三種戒律「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中,彼此之間是有次第的。首先,以斷十不善業攝心,在這樣的基礎上去聞思修,而後才去成辦有情義利。我們的作法,順序顛倒了,先去利他,再聞思修,最後才談持戒。
對於已經開始在社會上做利他之事的人而言,有這樣的理解更顯得重要。在增長利他心的同時,對於念死無常等下、中士道法類,一定要學習,這非常重要。 反之,如果是自己一個人閉關修行的話,無論所修的是什麼,即使是空性也好,如果沒有時時思惟菩提心的話,也會有「眾生愛怎樣隨他們去,不管了」的危險。
要精進。在內心打下基礎後,每天每天,都要精進地花時間實修,即使只有十五分鐘,即使只是口頭唸過,都不要間斷。非這麼做不可。即使只是口頭唸著「乃至有虛空…」這個文句,你都要時時這樣提醒自己「無論是死是活,我都要成辦眾生的義利」。
當你去做著利他之事時,有時候,世間八法它就是會來,你一直擋,它還是來。此時,有人會為了不讓自己被世間八法打敗,會在數月到數年之間,完全停止其他的事情。這是一種作法。
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這樣,有時情況是,你沒有辦法停下正在做的事情,此時,另一種作法是,事情還是照做,你也知道自己已被世間八法控制,所以「對我 而言,沒有善業可言」。對你而言,做這些事情不是善業了,但是,你再想:所做的這些事情,對對方有沒有幫助?如果你想著「只要有幫助就行了!我怎樣都沒關 係了」,此時,情勢又再反轉過來了。
因此,如果你一直不停地訓練自己的心,很奇妙的事會發生:輸著輸著,忽然又贏了。你完全被世間八法控制時,你輸了。但那時你心想著「我怎樣都沒關係了,只要對對方有幫助就行了。只要對方有得到好處,我沒造善業也沒關係了」,在此同時,你就已經造下很大很大的善業。
要能這樣轉心,不容易。所以,要一直恆常地實修道次第。先在心裡打下基礎,而後,日日、月月、年年地累積,即使你覺得自己沒什麼,但是,你心裡就已經有東西了。
雖然每天都只有一點點,但是,要去累積。一旦累積,你會知道如何轉變自己的心,無論何時你的心都有力量。
…開示日期:2008.11.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161

帖子

6660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60
 楼主| 发表于 2017年5月21日 09: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9問答集
面對病者,如何思惟「人為何會受苦」?
問:母親生了重病,住在加護病房受盡折磨。很想運用老師講過的「四聖諦第二回」去面對這個境界,但是不成功。我對媽媽的執取很重,看著她受苦心裡既難受,而且害怕自己將來有一天也會承受相同的痛苦。看著媽媽受苦,我心裡雖然希望我與她都能不要受苦,但無法思惟這種苦從何而來。面對這個人生考試,我沒有過關。請問,我該如何調整?

答:就像之前在「四聖諦第二回」時提過,雖然我們會說手痛或腳痛,但真正領受疼痛的是心識。身體的各個部位只是四大種的組合而已,一旦心識離開,這個身體就如同木石,無論你怎麼砍割或疼愛,都不會有任何感受。

乍看之下,受苦是因為身體這個四大種的組合出了問題,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們的心識與這個身體有了連結;如果心與這個身體沒有連結,無論在這個身體上發生任何事,你都不會因此受苦。如果媽媽的心識沒有住在那樣的身體裡,如果媽媽的心識沒有與這個有漏蘊體產生關聯,或者說得更清楚些,如果媽媽沒有投生的話,現在這個病痛根本就不會發生。正如《稻桿經》說的:「生緣老死愁歎苦憂惱而得生起,如是唯生純極大苦之聚。 」

我在電視上看到鹿被虎豹吃掉的畫面。從表面的解決方法來看,只要設法不讓虎豹接近鹿,鹿就不會被殺;但是,從根本的原因去看,如果那頭鹿沒有投生為鹿,而是投生為虎豹不能吃的生物,虎豹就不會來吃牠;一旦牠的心識與「虎豹食物」的蘊體結生相續,牠就無法避免被虎豹吃掉的命運。同樣地,虎豹要維持生命,就必須獵補鹿羊等生物,只要心識與「虎豹」那種蘊體結生相續,就必須去抓鹿等動物來吃;除非這些虎豹有一天證得了自己身在其中的苦,立誓今後再也不獵殺動物來吃。否則,由於投生為虎豹,獵食這件事情牠就不得不做。

為什麼會投生?因為貪欲;而種種「我要這個、我不要那個」的貪欲,根本在於「對我的貪」;而對我生貪的根本是我執,只要我執一日不斷,就會無盡地在生死中受苦,而消除我執的唯一方法是證無我慧。如果你對上述內容了解並生起定解,每見到一個苦,能直接串連起苦與我執之間的關係,如此一來,就會明白究竟除苦的唯一方法是證得無我、消滅我執。

現在我們談的是究竟解決問題的方法。否則,若只以暫時的效果來看,即使是阿羅漢也會頭痛、也會被人殺害、領受各種苦,這是因為他的身體依舊是有漏蘊體。現在講的這種解決問題的方式是不再投生輪迴、不再病、不再死。就像佛陀說他的法可以帶來「無死果位」,無死果位的意思是,獲得成就之後雖然會再生,但不會再死了。如果無法切斷在輪迴中不自主的投生,就會不斷地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既然生死無盡,今日死一次,又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

至於你說的「面對境界時用不上」,如果你只是聽過課而已,本來就很難馬上產生幫助。你必須先了解內容,之後要實修,然後產生思所成慧,還要時常串習,以「無我」來說,聖座嘉瓦仁波切有一次曾說:「說到『我』時,我會想到『所謂的我,並不是我心裡想得那樣啊!』」聖座的這個體驗,很像是無造作的體驗。在這之上,還有止與觀等不同層次的修行。

雖然對境時還用不上,但只要你相信「未證無我,就無法消除我執;未除我執,就無法不投生輪迴;只要投生輪迴,就無法不繼續受苦。」那麼,每一個你遇到的苦,都會成為勸勉你努力證得無我的殷切提醒。同樣地,看到別人受苦時,雖然眼前看來他受的苦已經很大了,時間已經很長了,但如果把他的前世與來生、把地獄等惡趣苦一起考慮進來,那麼他現在受的苦,時間其實很短,而且也只是小苦而已。

若真心想幫助對方不再繼續受苦,就要想辦法幫助他證得無我。如果對方不想了解無我,或者沒有能力了解無我,例如我的母親,她今年八十九歲了,年紀又大、智力也不太好,雖然對佛法有信心,但要理解無我,對她而言是很難的事。我用的方法是:坐在高一點的椅子上,請母親坐在我面前,聽我唸《般若攝頌》、《心經》,希望藉由這個方法,讓她聽聞空性的經典、種下習氣。如果這個辦法用不上,那也可以依福田力種善根,或是讓她受戒,即使只是受一條居士戒、八關齋戒等都好。總之,要盡量建立她與佛陀之間的關係,期盼來生她與這位開示空性的導師能更靠近一些。雖然路很遠,但要朝這個方向一點點地靠近。

如果對方對佛教沒有信心,或是不想運用理路去研究,或是他的智力不夠,這可能使得我們暫時覺得束手無策,但就像前陣子聖座在諾布林卡開示時說的,由於對方是跟我們有親屬等關係的人,所以可以為他祈求:「願他每一生都能值遇具量的善知識、值遇具量的法友、證得無我。」聖座說,這樣做會有幫助。

不過,有時也必須看對方的狀況,不可以太勉強。如果對方不相信佛法,或雖有一點信仰但並不經常串習,再加上生病的關係變得很容易煩躁,這樣的人,如果太勉強他聽你講佛法,他聽到心生厭煩而想著「真希望再也不要聽到跟佛法有關的話了!」若在這種心情下死亡,即使他來生投生為人,也會投生到一個完全聽不到佛法的地方去。我們想要幫對方,但有可能因為不善巧,反而造成反效果,這是必須要注意的。

如果是平常就經常串習佛法的人,臨終前的提醒,對他就會有很大的幫助。有兩位住在同一間寮房的出家人,其中一位病了,他跟室友說:「我不太舒服,你跟我針對『中觀』的內容辯經吧。」這位室友平常就是個嘻嘻哈哈的人,所以他就半開玩笑地跟病者辯論,這病者有點生氣地說:「在你面前的是一個快死的、需要幫忙的人,你還這樣開玩笑?」那僧人才開始嚴肅地跟病者認真地辯經。如此一辯一答往來個幾回合後,病者說:「可以了,就先到這裡吧。」接著就開始思惟。另一位僧人就離開房間出去了,當他再回來時,那位病者已經在空性的思惟中往生了。

…開示日期:2009.10.27
親人受苦,為什麼我也會覺得好苦?
問:媽媽生病了。真正受苦的人是媽媽,但為什麼我也會這麼苦?

答:最直接的因緣,是因為你對媽媽有愛;若生病受苦的是別人,你可能不會這麼苦。以四聖諦的角度來說,雖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但可能是因為媽媽過去在造今日受苦的業時,你在旁邊隨喜。比如,媽媽今天這個病,是因為過去生造了打人的業,當年她在造這個業時,你心裡想:「打得好,該打!」由於這一念隨喜,使得今生媽媽在領受苦果時,你的心也因此跟著受苦。

同樣的,過去世你看到某人布施,心裡想著:「他做這個布施,真好!」由於這一念隨喜,使得你這輩子在財務上遇到困難時,前世被你隨喜的人,若今生與你有親戚或朋友關係,他的錢財就會幫助到你。

自己的父母親友受苦時,其實是增長大悲心的好機會。如果能夠把不忍母親受苦的心,向別人擴展一點點,那麼母親生病,會成為你增長悲心的一個很特別的機緣。以我來說,我的母親雖然身體還算硬朗,但是年紀大,我父親又過世,再加上她很容易被小事情影響心情,所以我的母親過得很辛苦。每當想到母親,似乎對我悲心的增長有一點幫助。

我們應該對一切有情生起「是我的母親」的心情,可是對我來說,要把對象擴及「一切有情」有點不容易,但是對於「年紀大」的有情,似乎比較容易生起「是我的母親」的心情。看到年紀大一點的老婦人,如果再加上「媽媽」這個名詞,就很容易把對方當成自己的母親。去年,一對年輕夫妻講到他們如何在台灣照顧生病的媽媽,雖然我沒有見過他們的媽媽,但在聽他們講的時候,感覺就好像我的媽媽也在台灣生病一樣。今年,有位學生的媽媽從台灣?了一頂帽子給我,這位同學的媽媽,比我母親年輕了二十歲,我沒有見過她,也沒有看過照片,但因為加上了「媽媽」這個名詞,收到帽子時,感覺上好像我的母親變年輕,從台灣鈎了帽子給我。

你的媽媽被病苦折磨,同樣被稱為「媽媽」的很多有情,也在受著病苦。你要為這些受苦的媽媽們祈求,祈願他們都能脫離病苦的折磨。藉著這個機會,讓自己的慈心與悲心增長進步。慈悲心是成佛最重要的種子,如果你的慈悲心可以不斷進步,它將成為現前究竟、自他一切安樂的根源。所以對你而言,這反而是一個很特殊的機緣。

…開示日期:2009.10.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格鲁论坛_དགེ་ལུགས་གླིང་སྟེགས་  

GMT+8, 2017年8月24日 12:52 , Processed in 0.32242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