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72|回复: 19

《緣起讚》第一講

[复制链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緣起讚》第一講2015年5月23日上午

講述:102世日宗仁波切
中譯:如性法師
騰稿:三寶弟子

注意事項:此筆記純為方便個人學習而做,未經如性法師本人審核,故僅供參考,不得公開流通。

版本:1.0

大成就者月稱論師在《入中論》當中有提到:

「慧見煩惱諸過患,皆從薩迦耶見生,由了知我是彼境,故瑜伽師先破我。」

這個偈頌最主要強調的是空性的內涵,在第一句話當中提到了「慧見煩惱諸過患」,這當中的煩惱,指的是我們的心中,有貪、嗔、痴等八萬四千種煩惱,由於我們心中有煩惱的緣故,所以我們會在輪迴當中不斷的流轉;「諸過患」,在輪迴當中流轉的時候,我們必須承受生老病死等種種的痛苦;「皆從薩迦耶見生」,我們的心中之所以會有煩惱、之所以要在輪迴當中流轉受苦,這一切問題的根源都來自於我們心中的「薩迦耶見」。薩迦耶見又稱「補特伽羅我執」,這個偈頌最主要告訴我們的是空性的道理。

在學習空性的道理時,我們不應該把空性的道理當成世間的知識來學習。在五明當中,有提到聲明、因明、工巧明以及醫方明這四明,不論你有沒有宗教信仰,世間有很多人精通這四明。對於學法的人而言,如果能夠精通這四明的話當然是最好的,但如果不精通這四明,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影響。對我們學佛的人而言,最主要了解的是內明,而佛法當中所強調的內明,指的是四法印,四法印當中就有特別提到無我的道理。

對我們學法的人而言,我們都不想要心中現起任何的煩惱;雖然如此,但煩惱卻會在我們的心中源源不斷地生起。由於我們心中有煩惱的緣故,所以我們必須要承受我們不想要承受的痛苦。我們心中的煩惱也好,我們不想要面對的痛苦也好,這一切的根源都來自於我們心中的薩迦耶見,也就是來自於我們心中的我執。

薩迦耶見又稱為「壞聚見」,以下是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來介紹薩迦耶見。中觀應成派最主要的幾位論師分別是龍樹、聖天、佛護以及月稱。這些論師都是中觀應成派的論師,他們所主張的薩迦耶見或稱壞聚見,跟補特迦羅我執是有差別的。

壞聚見所緣的是自身的我,比方我們會想到:我想要快樂,我不想要痛苦,我該如何是好?進一步的,心中會現起「我的」想法,也就是:這是我的國家,那是我的父母,這些是我的親友。當心中現起「我」,或是「我的」的感受時,絕大部分情況的執著都是壞聚見。

如果所緣是其他有情而生起的我執,這稱為「補特迦羅我執」,但是不稱為壞聚見。

所以壞聚見最主要的所緣是緣著我,而進一步執著:我是由自性所成立的,我是由自方所形成的。

薩迦耶見之所以稱為壞聚見是有原因的。以外道的角度而言,在外道當中最有智慧的,是數論外道。數論外道認為:我的本質是常態的、是堅固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當他們在安立我的時候,他們認為,我是無常以及常法當中的常法,而且我是在不觀待的情況下而形成的。既然是常法,就代表它的本質永遠不會改變。

但對於這一點,從中觀應成派的角度而言,他一開始要強調的觀念就是:壞聚見的所緣境是緣著我,這個我的本質是會壞滅的,而且這個我的形成,是在觀待眾多蘊體的情況下聚集而成,所以特別強調「壞」跟「聚」這兩個特質。所謂的壞是指它會改變,所謂的聚是指它的形成並不是獨立而成,而是在觀待之後而形成的。所以從中觀的角度,中觀應成派在承許薩迦耶見或是壞聚見的時候,一開始就特別強調它的所緣境,也就是我,這個我的本質是會壞滅的,而且它是在眾多條件聚集的情況下而形成的。這一點跟外道的看法,是完全相反的。

偈頌當中的第三句話「由了知我是彼境」,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來說,我是薩迦耶見的所緣境,「故瑜伽師先破我」,由於我是薩迦耶見的所緣境,這表示當薩迦耶見在執著我的時候,它會以顛倒的方式執著我。所以緣著我之後,薩迦耶見現起的感受是認為:這個我,它是由自方所形成的、它是由自性所形成的,因此,我是由自方所形成的、我是由自性所形成也好,這一點就是中觀應成派認定的「所破」,也就是它是必須要破除的、必須要遮止的。

為什麼要特別強調這個觀念?因為我們都想要離苦得樂,我們都不想要面對任何的痛苦,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就必須要追根究底,去了解痛苦的根源是來自於何者?

偈頌當中的前面兩句話是提到「慧見煩惱諸過患,皆從薩迦耶見生」。「慧見」指的是當我們透由智慧分析之後,我們知道心中的煩惱以及輪迴當中的過患,一切的根源都是來自於薩迦耶見的時候,「由了知我是彼境,故瑜伽師先破我」。前面這兩句話最主要強調的是,當我們執著我,或是我的,進一步在我們的心中會生起薩迦耶見,而薩迦耶見是一切煩惱的根本,所以透由薩迦耶見衍生 了眾多的煩惱。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我們所造的是善業,我們會因此投生在善趣,相反的,如果我們所造的是惡業,將來我們會墮入惡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們了解一切問題的根源都是來自於薩迦耶見的時候,這時我們要仔細的區分,薩迦耶見的所緣境為何?我們在破除的時候,要破除的所破又為何?所以緊接著第三句話就提到「由了知我是彼境」,薩迦耶見的所緣境是緣著我,它的所緣境的我,是要破除的那個我嗎?並不是,我們所要除破的我,並不是所緣境的我,所以「故瑜伽師先破『我』」的我,跟「由了知『我』是彼境」的這兩個我是不一樣的我。瑜伽師所要破除的我,是在緣著我之後,我們認定這個我是由自方所形成的、是由自性所形成的,這一點是我們所要破除的,所以稱為所破。
所以我們要了解的是:一切問題的根源都來自於我們心中的薩迦耶見,簡稱來自於我們心中的我執。因為我們的心中有我執,所以我們會強烈地執著我,以及我所擁有的這一切,進一步的會現起煩惱,造作各種的善惡之業,進而在輪迴當中流轉受苦。所以這個偈頌短短的四句話,非常清楚地告訴我們,如果我們想要了解空正見的道理,我們就必須要了解,薩迦耶見的所緣境以及所執境,這兩者是不同的。
對於佛弟子而言,佛弟子的目標都是想要跳脫生死輪迴,但是我們平常會認為,我們自身的苦樂跟我們的心,沒有什麼直接的關連性。我們會認為所謂的苦樂是來自於外在的親敵,有親人我就會快樂,有敵人我就會痛苦,好像一切的問題,都是來自於外境,卻跟我們的心沒有什麼特別的關聯性;甚至我們會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的問題,一切的問題都是來自於外境。但事情的真相並非如此。
一切的問題與我們心中所有的煩惱,都是來自於我們心中的薩迦耶見,只要薩迦耶見沒有斷除,我們會傷害自己;進一步,我們也會傷害其他的人。所以只要薩迦耶見沒有斷除,我們就會在輪迴當中不斷地流轉;只要薩迦耶見沒有斷除,我們就會強烈的執著我,以及我所擁有的這一切;在執著的當下,我們會對於自方生起貪愛,並且有了我之後,我們會去安立他;由於我們貪愛自方,這樣的念頭會導致我們嗔恨其他的人,或者是在面對其他的眾生時,我們的心中會生起我慢、嫉妒等各種的煩惱;由於我們想要消滅其他的人,所以國與國之間,才會有許多的動亂、戰爭會發生。
所以我們在認識空性的時候要了解,存在的我與不存在的我,這兩者的差異。有些人一開始就分不清楚,名言的我與所破的我,這兩者的差別,所以他將名言的我也就是存在的我,也破除了之後,就提出了:我們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景象,都是錯亂的顯現。但實際上,如果一開始的認知就是將名言的我破除的話,這表示他所跨的這一步本身就已經錯了。
因此在這個偈頌當中,後兩句話就特別強調「由了知我是彼境」,這當中的我指的是所緣境的我、存在的我、名言的我,「故瑜珈師先破我」,既然所緣境的我存在的話,對於想要追求解脫的瑜珈師而言,他所要破除的我,又是什麼樣的我呢?他所要破除的是我有自性、由自方的這個我,所以第三句當中所強調的我與第四句裡面描述的我,這兩者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們一開始要分清楚這一點。
除了月稱論師在《入中論》當中有提到這個觀念之外,聖天論師在《四百論》也好,或是法稱論師在他的論著當中也有提到相同的觀念,只是他們描述的我執或是迦耶見有粗細的差別,但是他們強調名言我都是存在的。所以我們一開始要區分的是:名言的我或是所緣境的我,這是存在的我;對於想要追求解脫的瑜迦師來說,他要破除的我並不是存在的我,而是心中用顛倒的方式所執著的那一個我,要破除的是那一個我有自性的這一點。
所以一切的問題,都是來自於我們心中的薩迦耶見。只要薩迦耶見沒有斷除,我們都會一直在輪迴當中流轉,所以我們所不想要面對的這一切,我們想要避免的所有問題,都是誰造成?都是我們自己造成,都是我們心中的薩迦耶見所造成的,不是其他人強迫我們接受的。
什麼樣的人有資格稱為瑜迦師?瑜迦師指的是行者以追求解脫為最終的目標,也就是他對於現世的安樂、輪迴的安樂完全沒有貪著,他心中所想的就是設法跳脫輪迴苦海,這樣的行者我們稱為是瑜迦師。所以,對一位真正想要跳脫輪迴的瑜迦師來說,他應該如何修行?他要清楚的認識到,名言的我和由自方所形成的我,這兩者的差異之後,他要設法透由正理來破除由自方所形成的這個我,進一步地去實修無我的道理。
這個偈頌是從共大小乘的角度來做解釋的。從這個偈頌當中就可以知道,月稱論師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位大論師,他透由短短的幾句話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佛家所承許的我與外道所承許的我,它們的本質是完全不同的。
這一點從之前我們所介紹的「壞聚見」這個詞可以得知,佛家角度的我與外道承許的我,它們的本質剛好是相反的;雖然是相反的,但是佛家所承許的我,是要破除的我嗎?並不是,所以進一步的,「故瑜加師先破我」,在字面上清楚地強調了,自宗所承許的我與外道所安立的我,它們的本質並不相同。這樣的我是要破除的我嗎?並不是,要破除的我、所破的我,是由自方所形成的這個我。所以短短的一個偈頌當中,非常清楚地告訴我們要如何了解空性的道理,如果一開始這一步就跨錯的話,後續會有很多問題產生。
這一次在為各位介紹空性的道理時,會將我所了解比較重要的部分跟各位做介紹,一方面是因為時間的關係,一方面是我所了解的也非常有限,所以將我過去所聽到的內涵中,我覺得比較重要的,來跟各位做分享。
所謂的我,過去印度的四部宗義師在承許我的時候,就以各種不同的角度來安立我,所以從四部宗義的角度來介紹的話,我的本質可以分為粗的我,以及細的我。
對於這一點,由於各位平常都有在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所以我們要了解宗大師在造這部論的時候,他是如何詮釋道次第的內涵。簡單的來分,可以將「道次第」分成兩個部分:奢摩他之前,也就是從一開始到奢摩他是第一個部分,第二個部分是毗婆舍那,也就是後半部。宗大師在解釋奢摩他之前的法類的時候,是依著無著論師所造的論點來做闡釋的,在介紹毗婆舍那的時候,最主要是依著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來介紹無我的道理。因此在中士道的時候,宗大師提到了行者如果要追求解脫,必須斷除心中的煩惱,此時他所介紹的我執,他所緣的我,是粗分的我,所以那個部分所強調的我執,也是粗分的我執;但進一步在毗婆舍那,他所提到的我、我執的內涵,是更進一步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介紹的細分的我。所以前後這兩個部分提到的我是有差異的。
大師在造《廣論》的時候,之所以要以不同的方式來介紹我的內涵,是因為他想要調伏的眾生根器有利根也有鈍根,這一點就像導師釋迦世尊在宣說正法的時候,由於眾生的根器不同,導師有時候所宣說的法,是以中觀應成的角度來介紹,有時候則是以中觀自續派的角度來宣說正法的內涵。相同的道理,宗大師在造論的時候,由於他想要調伏的眾生根器不同的緣故,所以前半部會以比較簡單的方式來介紹我的內涵,到了後半部,他就會以比較深入的角度來介紹我的道理。
平時我們在介紹無著論師的時候,我們會說他是二大車軌當中的一大車軌。他的證量是三地菩薩的證量,既然是三地的菩薩,就表示他的心中一定有清淨的正見,既然有清淨的正見,他為什麼要宣說以唯識宗為主的見解?這是因為他想要攝受唯識宗的行者,所以即便他自己本身的見是清淨無誤的,但是為了要攝受不同的有情,所以會以更簡單的方式描述見的內涵。
提到中觀的論師,中觀又分為自續以及應成這兩派。這兩派的代表性人物,分別是清辨論師以及月稱論師,清辨論師是以中觀自續派的角度來解釋見解,而月稱論師是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來宣說空性的道理。
我們今年在這個地方,最主要是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介紹空性的內涵。對於我們上一段所提到的,宗大師在奢摩他以前,以及奢摩他以後這兩個部分,他是以不同的方式來詮釋我執的這一點,各位回去可以看在《廣論》中士道介紹十種煩惱的時候,有提到薩迦耶見或是壞聚見,中士道提到的壞聚見,跟毗婆舍那在遮止所破所提到的壞聚見,這兩者內涵是完全不同的。
我們都知道宗大師是文殊菩薩的化現,照理來說,他的心中應該早已生起了任運的空正見,但是宗大師所示現出來的面貌並非如此。大師在當時最主要依止的有兩位師長,一位是喇嘛鄔瑪巴,另外一位是仁達瓦。這兩位師長是大師最主要的上師,但是他們的心續當中都沒有中觀應成派的正見,他們所持的見解是早期西藏論師所留下來的見解,那跟過往印度論師所持的見解並不相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早期西藏論師所持的見解,是來自於過去中國的和尚來到西藏之後,留下了一種「無所作」的見解,也就是只要什麼事情都不要想,我們就能夠證悟空性。所以大師最初所學的見解也是這種見解;而且他之後透由長期地觀修、反覆地練習,他的心中也生起了非常堅固的證量。
有一次在法會的期間,現場所有的法師都在念誦心經時,大師就同時觀修無所作意的見解,由於他非常的專注,所以當法會結束所有的人都離開之後,他還是坐在原地不動,他根本不知道法會已經結束了。但是他當時心中所持的見解,是中觀的正見嗎?並不是,那只是過去西藏的論師所提出的個人主張罷了。所以當宗大師去請示文殊菩薩,他現今心中所持的見,是中觀應成派的正見還是中觀自續派的見解時,文殊菩薩回答他說:「你現今心中所生起的見,既非中觀應成派的正見,也非中觀自續派的見解,它什麼都不是。」當時宗大師清楚的表達:「我的師長教導我的就是這種見解,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該如何學習中觀應成派的正見?」當時文殊菩薩就向宗大師,以非常精簡的字眼詮釋了中觀應成派的正見。
由於用字非常的精簡,大師覺得透由短短的這些字,並沒有辦法了解中觀應成派的正見為何?所以他跟文殊菩薩說:「我根本聽不懂。」當時文殊菩薩回答:「沒有關係,你要認真的淨罪集資,並且在平時多研閱龍樹父子所造的無垢論典。我今天所說的這些話你要牢記在心,不要忘了。你認真地淨罪集資、研閱無垢的經論之後,在不久的將來,你一定會證得清淨的中觀正見。」所以宗大師示現的面貌,也是費盡了所有的心力,最終才證得了清淨的中觀正見。
不只如此,金洲大師與阿底峽尊者,他們雖然有師徒的關係,但金洲大師所持的見是唯識派的見解,阿底峽尊者所持的見解則是中觀應成派的正見,這兩個人都很堅持自己的見解。雖然金洲大師是阿底峽尊者的老師,他也一再地強調:中觀應成派的見解非常好,但是想要真正掌握中觀應成派見解的精華,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如果沒有掌握到要領的話,其實這是很危險的。所以金洲大師也時常對阿底峽尊者宣說唯識的見解。但由於阿底峽尊者所持的見是中觀應成派的正見,所以他從來沒有被金洲大師影響,這一點是很重要的。現今的我們聽到什麼,就轉變一種想法,有時候往東就有一種想法,隔天往西又會有另外一種想法,這樣的情況要避免。
在這個地方為各位介紹的是有關空性的內涵,如果想要了解空性,我們就必須要了解:何為所破?認識所破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在證得空性的當下,我們所要破除的所破為何?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而言,我們所要破除的所破是:我由自方所形成,或是「我的」是由自方所形成的,這一點是要破除的。
不要說是正見,連在安立我的時候,中觀應成派以及自續派安立的我都不相同。中觀應成派在安立我的時候,是在五蘊之上僅由名言假立而安立一個「唯我」,中觀應成派的論師認為這樣的法才是我;但中觀自續派認為,所謂的我,是在尋找之後,必須要找到一個真實的境,所以中觀自續派認為,意識才是我。所以不要說這兩個宗派見解不同,連在安立我的時候,這兩個宗派所安立的我,它們的內涵也不相同。
因此不要說是見解,連安立所緣境的我,各宗各派都有不同的安立方式。以中觀應成派而言,唯我是我執的所緣境;中觀自續派的論師,會將蘊安立為我執的所緣境。至於外道是如何安立我的呢?他們認為所謂的我,是與蘊體本質相異、獨立自主的我,這是外道所安立的我。因此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來說,所謂的我,是唯由分別假立出來的我,但是自續派以及外道並不承許這樣的我。
今年在這個地方為各位介紹《緣起讚》的時候,我們會介紹幾個比較重要的觀念。至於非常細緻的部分,由於時間的關係,在這個地方可能沒有辦法仔細地跟各位討論。
接著請看到《緣起讚》。
在《緣起讚》的一開始有提到「因緣所生法,不生亦不滅; 不斷亦不常,不來亦不去; 不一亦不異,息滅諸戲論; 敬禮佛所說,寂靜微妙法」這兩個偈頌是《中論》的禮讚文,並非宗大師所造的。
由見宣說何等法,智者宣說成無上,勝者見諸緣起法,垂示教誡我敬禮。
宗大師所造的《緣起讚》第一個偈頌所強調的是,導師釋迦世尊之所以成為與眾不同的大師,並不是因為祂的外貌特別莊嚴,也不是因為祂特別有權力、特別有地位,而是祂所通曉的法、所宣說的法與眾不同的緣故,所以我們說導師釋迦世尊是無上的導師、是最殊勝的大師。
導師與外道的那些師長們,或者是大自在天、帝釋天相較之下,最與眾不同的功德是什麼?在這個偈頌當中就提到了「由見宣說何等法,智者宣說成無上」,導師釋迦世尊之所以成為無上的智者,是因為祂完全清楚緣起的道理,並且由於能夠自主地宣說緣起的內涵,所以祂成為了無上的宣說者。
「勝者見諸緣起法,垂示教誡我敬禮」宗大師在一開始至誠地禮敬導師釋迦世尊,而禮敬導師釋迦世尊的原因是聖者、也就是世尊您能夠清楚地看見諸法的緣起,並且非常清楚的教誡眾生緣起的道理。
世間所有諸衰損,其根乃為無明闇。
這兩句話跟我們一開始所提到的《入中論》偈頌「慧見煩惱諸過患,皆從薩迦耶見生」內涵是相同的,也就是我們心中各式各樣的煩惱,貪、嗔、癡、慢、疑,以及我們現今所面對的生老病死等一切的痛苦,世間裡所有問題的根源簡單來說,都來自於人心的無明。
這個地方提到無明,但我們之前在介紹《入中論》的那個偈頌時,是特別強調薩迦耶見,或稱為壞聚見。在認識薩迦耶見的時候,我們必須要認識到薩迦耶見的所緣境,是緣著自身的我,進一步生起了這樣的執著:自生的我是由自方所形成的,我們稱為薩迦耶見。補特伽羅我執的所緣境,並不一定要緣著自身的我,它可以緣著其他的有情,認為:其他的有情的形成是由自方所形成的,這樣的執著稱為補特迦羅我執。所以補特迦羅我執與薩迦耶見,這兩者是有差別的。簡單來說,薩迦耶見一定是補特伽羅我執,但補特伽羅我執不一定是薩迦耶見。
中觀應成派在區分補特伽羅我執與法我執的時候,最主要是從所緣境做區分的,它執著境的方式是完全相同的。補特伽羅我執,它的所緣境,是緣著補特伽羅;至於法我執,它的所緣境是緣著補特伽羅以外的法。但是在執著的時候,它們執著的方式都是認定,所緣境是由自方所形成的。因此中觀應成派在區分補特伽羅我執與法我執的時候,是從所緣境來做區分,並不是從所執著的方式來區分。
但中觀自續派在區分補特伽羅我執與法我執的時候,區分的方式是從執著境的方式來區分,也就是執著補特伽羅,它是獨立自主、實有的,稱為補特伽羅我執,如果執著補特伽羅是諦實有的,稱為法我執,所以安立的方式並不相同。
簡單來說,世間當中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來自於無明、都是來自於我執。
在上一段有提到,現今我們之所以會在輪迴當中流轉,是因為我們的心中有無明;既然如此,如果我們想要跳脫生死輪迴的苦海,我們就必須要斷除無明;要藉由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夠斷除無明?我們必須了解無我、空性的道理。
由何觀照能還滅,是故宣說緣起法。
所以接著,「由何觀照能還滅」。現今我們所使用的這個版本,應該是依據過去法尊法師所翻譯的《緣起讚》,因為要加字數的關係,所以才把原來的五句偈改成七句偈,但是在修改的時候,他把有些地方改錯了,因此在這個地方做一個簡單的更正。「由何觀照能還滅」這句話,法尊法師的原意是譯為「見何能還滅」:見到什麼樣的法,才能夠滅除無明?如果要用七句偈來表現的話,「由見何法能還滅」,這樣的表達方式或許會比較貼近原文。
前面的這兩句話是提到,世間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來自於無明;既然是如此的話,我們要了解什麼法才能夠斷除無明呢?「由見何法能還滅,是故宣說緣起法」,如果想要斷除無明,就必須了知緣起的道理,所以世尊宣說了緣起的妙法。
爾時具足智慧者,如何由心不了知,世尊聖教之心要,即諸殊勝緣起道。
「爾時」這個字眼有兩種解釋方式,也就是藏文版當中,可以將這個字解釋為爾時,也可以解釋為「是故」的意思。透由以上的原因,所以,對於一位想要追求解脫的智者而言,誰會不了解緣起道,即是世尊聖教的心要呢?世尊雖然宣說了八萬四千種的法類,但是在八萬四千種的法類當中,所介紹的心要之法就是緣起性空的道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是故於依怙尊,稱揚讚嘆多門中,除說緣起妙法外,何得餘法更稀有。
當我們在讚嘆導師釋迦世尊的時候,有些人會讚嘆導師的身功德,導師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祂的身功德是非常殊勝的;有些人會說導師有各種的神變、各式各樣的神通,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讚揚導師釋迦世尊。在眾多的讚揚方式裡面,宗大師在這個地方,是以什麼樣的方式讚嘆導師釋迦世尊呢?他是讚嘆了,導師釋迦世尊能夠如實地了知緣起性空的道理,並且在了知之後,能夠清楚的為眾生宣說緣起性空的內涵,所以提到,「如是故於依怙尊,稱揚讚嘆多門中,除說緣起妙法外,何得餘法更稀有」。因此在讚嘆眾生的依怙、世尊您的時候,有誰能找到比您宣說緣起更稀有的功德呢?
經由彼彼相依緣,宣說彼彼自性空,離此教法更何有,希有妙善勝教誨。
這個偈頌是從有為法的角度來作介紹。世尊您在介紹有為法的時候,提到了有為法的形成必須要依賴其它的因緣,才有辦法形成的。「經由彼彼相依緣,宣說彼彼自性空」,所以您透由有為法的形成必須觀待依賴其它的因緣,而宣說了有為法是自性空的內涵。「離此教法更何有,希有妙善勝教誨」,世尊您宣說了各種的言教,在這麼多的言教當中,還有什麼內容比緣起性空的教授更稀有的呢?沒有,您所說的言教當中,最稀有的言教就是緣起性空的道理。
「經由彼彼相依緣,宣說彼彼自性空」,如果一法的形成是要觀待其它的因緣的話,這代表什麼?代表這一法無法獨立自主地形成,因為它的形成必須要觀待因緣、必須要觀待他者。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說這一法,它並不是由自性而成的,因為由自性而成,就表示這一法的形成並不需要依賴、不需要觀待他者。所以當我們說有為法的形成,必須要觀待因緣的時候,我們從這個角度就可以得知,這一法並不是自性而形成的,因為它並沒有辦法獨立形成。
其實這一點是符合我們世間人的認知的,當我們世間人在描述一個人他夠獨立完成一件事情的時候,為什麼我們會說這個人能夠獨立的完成一件事?因為這個人完成這件事情時,他不需要依賴其他的人,他自己本身就有能力做這件事情,而且把這件事情做得非常的好。相反的,如果我們做一件事情,沒有辦法獨立自主地去完成它,而必須要依賴其他的人,這時會不會說我們可以獨立完成?並不會。所以這代表什麼?這代表依賴他者與獨立自主,這兩者本身就是相違的。
所以世尊透由宣說一法的形成必須要依賴他者,而宣說了這一法是無自性的,這真的是非常稀有的教授。
我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有些人年紀大了,他的行動不便,所以他平常起身也好、行走也好,都需要有人去攙扶他,這時我們會說這位老人家必須要有他人協助,才有辦法做他想要做的事情;我們會說,他自己一個人沒有辦法獨立完成一件事情。但如果對方在不需要依賴其他人的情況下,可以自己完成一件事情的話,我們就會說他是可以獨立完成的。
所以我們從這當中就可以知道,需要依賴他者與獨立自主,這兩者本身就是相違的。對於這一點,文殊菩薩在教誡宗大師的時候,祂清楚地告訴大師:「你現有的見解,既非中觀應成派的正見,也非中觀自續派的見解,你所依止的上師頂多告訴你過去西藏論師們所留下來的見解,所以對於我今天告訴你的這些內容,你要把它牢記在心。
尤其是當你在學習空性的道理時,你要保留世間的名言,也就是眾人所共許的法是要保留的。不要在認為諸法是無自性的當下,推翻了世人所共許的內涵;我們要在保留世人共許的法的情況下,破除諸法是由自方所形成的這一點,這才代表我們真正證悟了諸法自性空的道理。不是說一切的法是自性空,就進一步斷定一切法是不存在的;如果一切的法不存在的話,我們要如何解釋,我們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有些人會提出,我們所看到的這一切只不過是錯亂的顯現罷了,如果將自性空解釋成是完成不存在的空,這就代表那一個人已經墮入斷邊,這是非常危險的。
但是如果沒有辦法精準地破除諸法是有自性的這一點,而認定諸法的形成是由自方所形成的話,就表示那一個人墮入了常邊。
所謂的了知空正見、證悟空性,是必須遠離常、斷兩邊的。」
我們早上的課就上到這個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緣起讚》第二講2015年5月23日下午
於法生執諸愚夫,堅固邊執緊繫縛,緣起練達彼即是,盡斷戲論網之門。
前面兩句,「於法生執諸愚夫,堅固邊執緊繫縛,」愚夫以緣起為理由,進而執著諸法是有自性的,最終被有自性的執著牢牢地綁住。如果我們在看待一法的時候,不論是看待我,或是看待蘊體,當我們在看待法的時候,如果我們認為法的形成,不是唯有分別假立而成,而是在境界方面有它的自性、是由自方所形成的話,此時即便我們認同緣起,但是已經墮入了常邊;在安立無自性的當下,如果我們認為一切的法都無法安立,此時就墮入了斷邊。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認為一切的法都是有自相、都是由自方所形成的,所以中觀應成派的論師認為自續派以下的論師都是墮入常邊。進一步的,由於他們不了解無自性的道理,他們在安立無自性的時候會推翻一切的法,從這個角度而安立了自續派以下的論師會墮入斷邊。
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而言,一切的法唯由分別假立。有為法的形成必須觀待因緣,無為法的形成雖然不需要觀待因緣,但是它也必須藉由分別在施設處之上做假立,才有辦法形成。也就是說,不論有為法也好、無為法也好,它的形成都必須觀待它者;既然必須觀待它者,就表示它並沒有辦法從自方獨立形成,所以在偈頌當中就提到「於法生執諸愚夫,堅固邊執緊繫縛,緣起練達彼即是,盡斷戲論網之門」。但對於智者而言,透由通達緣起能完全斷除一切實執的戲論。對此,除了導師釋迦世尊之外,任何世間天人都無法說出緣起性空的道理。
此教於餘未能見,故唯稱尊為大師,外道竊名以飾讚,猶如野干呼獅子。
外道的導師即便有禪定的功德,透由禪定能夠引發神通、神變,甚至能夠暫時斷除欲界的貪,但是他們真的了解如何遠離常斷二邊的中觀之道嗎?並沒有辦法,所以「此教於餘未能見」,緣起的教法在其他外道的宗義裡是看不到的,「故唯稱尊為大師」,所以在這個世間上,只有世尊您有資格稱為大師,「外道竊名以飾讚」,外道各派的導師,如果也使用大師的頭銜來稱呼自己的話,「猶如野干呼獅子」,就如同對狐狸取名為獅子,是名不符實。外道有六位導師,這六位導師雖然也有神變的功德,甚至會跟世尊比較誰的神變比較殊勝,但是即便他們有神變的功德,但他們了解如何遠離常斷二邊的中觀正見嗎?並不了解。所以即便他們會宣說教義,但是並沒有資格用大師的這個頭銜來稱呼自己。
希有大師希有依,希有勝說希有怙,
宗大師在這個地方以不同的方式讚嘆導師釋迦世尊。並不是因為我是佛弟子,你是我的導師,所以我讚嘆您不讚嘆外道的導師;之所以讚嘆導師釋迦世尊,是因為導師釋迦世尊能夠無誤地宣說緣起性空的道理,因此「希有大師希有依」,導師釋迦世尊您是我們真正的皈依處,您能夠讓我們遠離一切的怖畏,因此,在這個世間上雖然有很多人都會宣說法,但是在眾人當中最殊勝的說法者,「希有勝說」就是您,因此,您才是我們真正的依怙,所以「希有怙」。
宗大師一再地強調,導師釋迦世尊能夠無誤地宣說緣起性空的內涵,甚至龍樹論師而在他的論著裡面,也一再地強調他之所以禮敬世尊,是因為世尊能夠自主地宣說緣起的道理。所以不論宗大師也好、龍樹論師也好,他們讚嘆世尊的方式,都是因為世尊宣說了緣起的教義。
雖然我們也強調甚深空性,但是提到空性的內涵時,為什麼特別強調緣起,沒有特別強調空性?這是有它的原因的,宗大師在《廣論》毗婆舍那就有提到,如果我們不了解真正的緣起為何,我們根本無法了知甚深空性的內涵。因此,尊者平時在講法的時候,會一再地提到,佛教當中最主要的見解是緣起見,最重視的行為是無害行。雖然緣起見就是空性見,但是在強調見解的時候,特別強調緣起見,而不強調空性見。
如果我們想要獲得解脫,必須證悟空性,所以在眾多的法類裡面,空性以外的法類是設法使我們的心續成熟,所以統攝在成熟之道裡;而空性的妙法,才是能夠讓我們真正獲得解脫的解脫之道。雖然如此,在介紹空性的法類時,為什麼要特別強調緣起?是因為透由緣起的正因,我們在了知空性的當下能夠同時遠離常、斷二邊,因此大師所造的論著,稱為《緣起讚》,而不稱空性讚。
緣起有粗分的緣起,也有細分的緣起。什麼樣的緣起稱為粗分的緣起?由因生果的緣起,稱為粗分的緣起。即便我們了解有為法的形成是觀待因緣之後才形成的,但是光了解粗分的緣起,並沒有辦法破除所破。所以我們要進一步了解細分的緣起,也就是一切的法不論有為法也好、無為法也好,它的形成都是分別在施設處之上、僅由假立而成,它的成立沒有任何的自性。
對於這一點,佛護論師在他的論著裡面也提到了,我們所要破除的我是什麼內涵?如果有一法的形成,不需要依賴他者、就有辦法形成的話,那種狀態就是所要破除的我,並且進一步舉了一個例子,諸法的狀態唯由分別假立,這就像「執繩為蛇」,當我們誤將繩子看成是蛇的時候,其實從境界的方位而言,境界本身只是繩子、並不是蛇,所以從境界上我們根本無法找到蛇的特點。相同的道理,諸法的形成也唯由分別假立,我們在施設處的方位並沒有辦法找到所安立的法,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證成一切的法都非由自方所形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極善宣說緣起教,於彼大師我敬禮。
宗大師在這個地方提到了,在此我至誠禮敬極其善說緣起教法的大師您。
恆作饒益眾生者,為利眾生故宣說,教法心要性空理,無與倫比決定因,
第一句話「恆作饒益眾生者」,對世上一切的有情,導師釋迦世尊的行為只有利他,而沒有任何一絲想要傷害眾生的心、及傷害眾生的行為。「為利眾生故宣說」,為了利益眾生的緣故,導師釋迦世尊宣說了什麼樣的法?「教法心要性空理」在八萬四千種法門當中,眾法的心要是空性的道理;佛之所以要宣說空性的道理,是為了利益一切的眾生。所以在這個地方,清楚地提到空性的教理是八萬四千種法門的心要,而在證成空性的道理時,最主要的正因是緣起的正因,因此下一句話「無與倫比決定因」。
即此緣起觀待理。
八萬四千法門的心要是性空的道理,能證成性空的無與倫比正因,也可以稱為正理之王的正因是什麼?「即此緣起觀待理」,我們在這個地方一再地強調緣起的正理。在證成無自性的時候,或稱為在證成空性的時候,其實經論裡面提到了各種的正理,有離四邊、破有無邊,破七相等各種正理,但在各種的正理當中,緣起的正理又稱為正理之王,所以在證成空性的道理時,無與倫比的正因,即是我們這個地方所強調的緣起之因。
在上一段是提到「教法心要性空理,無與倫比決定因,即此緣起觀待理」。空性的道理是世尊教法的心要,而在證成空性的道理時,無與倫比的正因是緣起之因,透由緣起來證成諸法是無自性的、諸法的本質是空性。
若見相違或不成,此於世尊聖教法,如何而能趣明了?
首先「若見相違或不成」,當世尊透由緣起的正理來證成諸法是無自性的時候,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提出了什麼見解?他們提出了,如果諸法的形成必須依賴他者、如果諸法是緣起的話,這表示它的本質應該是自性所形成的、應該是由自方所形成的,所以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以緣起為理由,進一步去證成諸法是由自性而形成的。
他們認為,如果一法沒有自性,就無法安立這一法;既然諸法是緣起的、是觀待他方而形成的,就表示諸法是存在的,所以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將緣起以及無自性這兩者看成是相違的,所以「若見相違」;誰認為緣起跟無自性是相違的?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因為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認為諸法如果是緣起的話,就一定是由自性而形成、就一定是由自方所形成。
另外一點「或不成」,有些人認為諸法根本不是緣起之法,比方西藏前期的論師,他們認為諸法根本不是緣起之法,因為一切的法都是不存在的,在我們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只不過是錯亂的顯現罷了。所以西藏前期的論師,他們並不認同諸法是緣起的,所以提到「不成」;不成指的是,雖然世尊宣說的諸法是緣起之法,但對於西藏前期的論師而言,他們無法成立這一點。
所以這個地方提到了兩種不同的看法,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將無自性以及緣起看成是相違的,他們認為只要是緣起的話,一定是有自性,非無自性;而西藏前期的論師認為一切的法根本不是緣起之法,只不過是錯亂的顯現罷了。原來的句子根本無法解釋這個內涵。
世尊為什麼要特別強調緣起?因為在眾多的正理當中,緣起是最主要的正因,透由緣起的正因能夠同時斷除常、斷二邊,所以世尊特別強調緣起之理。但是不論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也好,或是西藏前期的論師也好,有些人根本無法認定、無法了解緣起就是無自性的道理,有些人甚至推翻緣起,對於那樣的人,請問世尊您要用什麼樣的善巧方便引導他們呢?應該沒有其他的善巧方便。這一類的人,他必定會在輪迴當中持續地流轉,而無法跳脫,所以下一句話是「此於世尊聖教法,如何而能趣明了?」,這當中的「此」是指,將緣起以及無自性看成相違,或是認定諸法並非緣起之法的這一群人,這樣的人如何能夠了解世尊您的聖教呢?這樣的人抱持這種顛倒的見解,要如何了解您的教法的內涵呢?所以「此於世尊聖教法,如何而能趣明了?」。
世尊承許若時見,空性即是緣起義,能作所作與性空,彼此相順不相違
如果我們能夠了知空性的內涵,也就是空性並非是完全不存在的空,而是在緣起的基礎上建立性空,我們此時就可以知道能作、所作的因果關係與性空,這兩者是相順而不是相違的。所以當我們提到空性的時候,所謂的空性是自性空,也就是它的形成並非自性而形成,它的形成必須要觀待他者,而不是由自方獨立形成的。所以在解釋空性的時候,可以將這兩個字對調過來,解釋為性空,性空指的是自性空的意思,也就是這一法的形成,並非自性獨立的形成;並不是說這一法是空性,所以是不存在的空,在解釋空性的時候,不應該以這樣的方式來做解釋。
反之若見彼違返,空則作用不成立,若有作用則無空,墮落苦惱深險處。
當我們在看待緣起性空的道理時,如果不是在緣起的基礎上建立性空,卻是在安立性空的同時無法安立緣起,而將緣起、性空這兩者看成相違的話,會有什麼樣的過失呢?「空則作用不成立」,在安立空的時候,就沒有辦法安立緣起,因此所作、能作的因果法則是無法建立的。
相同的道理,「若有作用則無空」,如果要安立能作、所作的因果法則,就無法在此之上安立自性空的內涵。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要不就是承許諸法有自性,要不就承許一切的法是不存在的;如果承許一切的法是有自性的話,此時我們會墮入常邊,而一再的在輪迴當中流轉。相反的,如果我們所承許的是諸法完全不存在的空,那麼我們會墮入斷邊,最終會墮入惡趣受苦,因此最後一句話提到「墮落苦惱深險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於至尊教法中,極讚觀照緣起法,彼非一切畢竟無,亦非一切自性有。
因此在世尊您的教法當中,「極讚觀照緣起法」,能夠清楚的徹見緣起,這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一個內涵。所以在讚嘆世尊的時候,很多祖師都是從世尊能夠親見緣起這個角度來讚嘆世尊。
在解釋緣起性空的內涵時,「彼非一切畢竟無,亦非一切自性有」,諸法的狀態,並非完全不存在的空,所以「彼非一切畢竟無」;在存在的同時,它是不是由自方所形成的?也不是,所以「亦非一切自性有」。簡單來說,諸法是存在的,但它存在的方式,並非以自性有的方式存在,所以有與自性有,這兩者是不能畫上等號的;諸法是存在的,但並非自性有,諸法是自性無,但並非完全不存在的無,所以「彼非一切畢竟無,亦非一切自性有」。
無待猶如虛空華,是故不依觀待無,自性若有彼成時,便與因緣相待違。
如果一切的法的形成,都不需要觀待他者的話,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而言,不觀待他者無法建立法的內涵,此時諸法就如同虛空的花,是完全不存在的,「是故不依觀待無」,所以不依賴、不觀待他者的法是不存在的,一切的法都是在依賴、觀待他者的情況下才有辦法建立。
「自性若有彼成時,便與因緣相待違」,這當中自性指的是,諸法的形成如果是自性形成的話,「自性若有彼成時」,如果諸法是自性所成的,「便與因緣相待違」,就會與觀待因緣而形成的這一點相違,因為既然諸法是自性所形成,就表示它能夠自主地形成;既然能夠自主地形成,就表示它的形成並不需要觀待他者;既然不需要觀待他者,就代表它的形成不需要觀待因緣。
是故捨離緣起法,更無存有少許法,是故捨離自性空,亦無存有少許法。
因此離開緣起之後,就沒有任何的法可以安立了,一切的法都是建立在緣起的基礎之上而形成的;既然如此,就代表遠離了自性空,也沒有任何的法可以安立,所以「是故捨離自性空,亦無存有少許法」。所以這個偈頌是告訴我們緣起、性空二者相輔相成,既然諸法的狀態是必須觀待他者的緣起,這就表示它的形成並非自主、並非自性,所以在建立緣起的當下,我們就必須了解諸法的內涵,諸法非由自性而成、非由自方而成。
諸法若是自性有,則說涅槃不堪能,及諸戲論無除滅,因由自性無滅故。
如果諸法是有自性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問題呢?如果諸法是有自性的,就表示它的形成不需要觀待他者,在這樣的情況下,因果的法則無法建立;如果因果的法則無法建立的話,就不會有所謂的遮止了因之後,果就會因此去除的道理;如果沒有遮止了因,果就無法形成的這一點,我們要如何跳脫生死輪迴?我們要如何獲得涅槃?所以「諸法若是自性有,則說涅槃不堪能」,從過去直到現今我們一直在輪迴當中流轉,如果流轉的方式是有自性的話,就表示我們的狀態完全無法改變;如果無法改變的話,就代表我們必須在輪迴當中一再地流轉受苦,「及諸戲論無除滅」,一切的痛苦戲論都是沒有辦法滅除的,為什麼?「因由自性無滅故」,因為一切的法都是由自性所成的。
是故於諸智者中,發出廣大獅子吼,數數宣說離自性,妙善說法誰能難?
因此在眾多的智者當中,世尊您發出廣大的獅子吼,「數數宣說離自性」,您一再地強調諸法沒有自性,並且在強調這一點的時候,您所宣說的空性是緣起的空性,「妙善說法誰能難」,您以這樣的方式來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如果對方無法認同這個觀念的話,他如何以如理的方式提出實際的問難?他如何以正確的方式、以如理的方式提出問難呢?沒有人可以提出適當的問難。
宣說無有少自性,及依此故而生此,一切安立皆成立,此二不違相合順。
「宣說無有少自性」,諸法沒有任何的自性,「依此故而生此」,指的就是緣起。簡單來說,性空與緣起,這兩者「一切安立皆成立」,在諸法上可以同時安立這兩者,「此二不違相合順」,這兩者不僅不是相違的,而且是彼此的助伴。
因由緣起正因相,宣說二邊不依見,及此善說能成立,尊汝聖言無上因。
在解釋性空的內涵時,透由緣起的正因能夠讓眾生了解到,既然諸法是緣起的,就表示它的形成必須要觀待他者;既然要觀待他者,它就不是有自性,所以了解緣起之後,可以避免墮入常邊。不僅如此,既然諸法是緣起的,就表示它並非完全不存在的空,因此能夠藉此遠離斷邊,所以「因由緣起正因相,宣說二邊不依見」。在理解後面的這一句話的時候,可以將它理解成「宣說不依二邊見」。透由了解緣起,世尊強調了不依常、斷二邊的見解。
「及此善說能成立,尊汝聖言無上因」,透由您宣說的緣起性空的內涵,進一步能夠證成您所說的言教是無比珍貴的;也就是既然您能夠說出緣起性空的道理,這就表示您的言教是非常珍貴的,所以「及此善說能成立,尊汝聖言無上因」,這是您的言教之所以無比珍貴的主因。
凡此皆是自性空,由此是故此果生,緣起性空二決定,無礙相互為助伴。
由此可知一切的法都是自性空的,在諸法自性空的狀態下、在安立諸法自性空的同時,也可以安立由因生果的道理,所以「由此是故此果生」,第一個「此」強調的是因,由因而能夠生果,也就是由這個因,能夠生起那一個果。在強調自性空的當下,也能夠安立因果的緣起。
「緣起性空二決定,無礙相互為助伴」,因此緣起以及性空這兩者,我們應該如何理解?這兩者它不僅不是相違的,而且它會相互成為對方的助伴。
除此更有餘何法,至為稀奇甚難得,以此道理讚至尊,成就讚嘆非由餘。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樣的妙法,能夠比您宣說的緣起性空的道理更為希有、更為難得呢?「以此道理讚至尊,成就讚嘆非由餘」,當我們在讚嘆世尊的時候,如果我們真的了解世尊所宣說的緣起法的內涵的話,讚嘆世尊宣說無誤的緣起道理,這才是真正的讚嘆,所以「成就讚嘆非由餘」,如果我們讚嘆世尊其它的功德,我並不見得真的了解世尊的功德。所以如果真的了解世尊所宣說的緣起道理,我們就會藉此對世尊生起更強大的信心,而且這種信心是在了解世尊宣說的緣起之後所生起的信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為愚蒙所役使,而與世尊成仇隙,彼於無有自性聲,無法堪忍有何奇。
這個偈頌最主要強調的是外道對於世尊沒有信心,所以對於世尊所宣說的言教,他們自然不會承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當然無法接受無自性的道理,這一點不足為奇。所以「若為愚蒙所役使,而與世尊成仇隙」,外道極為愚痴,他們的心被愚痴所蒙蔽、被愚痴所控制,所以他們設法與世尊抗衡、他們站在跟世尊的相反面,這樣的眾生,「彼於無有自性聲」,他們無法接受無自性的觀念,「無法堪忍有何奇」,並不用為此感到希奇。
相反的,
若於世尊語藏中,受行珍貴緣起法,無法堪忍空性吼,我說此乃為奇有。
外道不承許空性不足為奇,但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你們仔細的想想,你們對世尊是有信心的,你們完全接受世尊的言教,你們在承許諸法是緣起的當下,為什麼還認為諸法是有自性的呢?你們的狀態甚至比外道還要糟,所以「若於世尊語藏中,受行珍貴緣起法」,這是指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他們認同在世尊的言教當中緣起的法是非常珍貴的,但是在此同時「無法堪忍空性吼」,雖然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承許緣起,但是他們無法理解空性的道理,甚至他們認為諸法並非無自性,而是有自性,「我說此乃為奇有」,宗大師特別提到,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這樣的承許,反而更讓我感到驚訝,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說才是。
無有自性引導門,無上緣起即為彼,若是因由緣起名,而反執為有自性,
大師進一步提到,世尊在引導眾生進入無自性的大門時,最主要的善巧方便就是告訴眾生一切的法都是緣起,所以「無有自性引導門,無上緣起即為彼」,在眾多的善巧方便中,緣起是趣入無自性的大門裡,最主要、最重要的內涵,「若是因由緣起名,而反執為有自性」,但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你們雖然承許緣起,但是你們在承許緣起的當下,不僅對於無自性的內涵沒有更進一步的體悟,「而反執為有自性」,你們甚至因為諸法是緣起的,而建立了諸法是有自性的這種邪見。
於今有何妙方便,引導彼等眾生趣,最勝聖賢善妙階,無比至尊歡喜道。
當世尊在引導眾生進入無自性的大門時,最主要是透由緣起的正因而引領眾生進入無自性的大門,但是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你們光聽到緣起的名稱反而認為諸法是有自性的話,請問,還有什麼更殊勝的方法能夠引導你們走上聖賢們所走過的階梯,而前往至尊所歡喜的妙道呢?應該沒有其他的方法了。
自性無待無造作,緣起觀待與造作,如何能於一事中,二者和順不相違?
緊接著,大師再次強調,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你們認為諸法是緣起之法,就代表諸法是有自性的,但你們仔細的想想,什麼叫做自性?什麼叫做緣起?所謂的自性,是指它不需觀待他者,它的形成不需要透由他者造作,它自己本身就能夠自主的形成,我們稱為自性,所以第一句話「自性無待無造作」。
提到緣起的時候,「緣起觀待與造作」,所謂的緣起,是指一法的形成必須要觀待他者,它的形成,必須要透由其他的因緣造作之後才有辦法形成,「如何能於一事中,二者和順不相違?」,既然自性是不觀待、不造作,而緣起是觀待、造作的,你如何在同一法當中、在同一法之上,既安立它是自性,又安立它是緣起?這是不可能的事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我們說水是熱的,請問熱是水的本性嗎?並不是。如果熱就是水的本性的話,我們就不需要把水煮開,因為它本來就是熱的,這代表什麼?水之所以會變成熱水,它的本性不是熱的、它的自性不是熱的,它之所以會變成熱水,是它必須要觀待其他的因、透由其他的因造作之後,它才會變成熱水。
相同的,如果一法有自性、它本來就是如此的話,請問,它為什麼要觀待其他人?它為什麼要觀待其他的因緣?它為什麼要透由其他的因緣造作之後,才有辦法形成?如果它本來就是如此的話。所以我們從這當中可以知道,自性與緣起,這兩者它是完全相違而不相順的。但中觀自續派的論師,將兩個完全相違的法併在一起解釋,這樣的解釋方式真的是無法接受的。
是故說諸緣起法,本來雖離其自性,然彼仍現有自性,此等皆是如幻事。
「是故說諸緣起法,本來雖離其自性」一切的緣起之法,它本來就是離開自性,雖然如此,但是在我們面前顯現的時候,我們的確會看到諸法是有自性的,所以提到「本來雖離其自性」,雖然從境界的角度而言,它本來就已經遠離了自性,但我們的心在顯現的時候,卻會顯現諸法有自性,「此等皆是如幻事」,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解釋的話,我們說一切的法有如夢幻泡影,它就像是魔術師所變的魔術,甚至它就像我們的夢境。但是我們會不會因此成立一切的法是不存在的?並不會。所以,諸法雖無自性,但在我們心中顯現的同時會顯現出有自性的這一分,我們說諸法如同幻化、諸法如同夢境。
說如至尊之教法,無有敵者能興難,並能如法尋過失,善巧通達即由此。
在經論當中有提到,對於世尊您說的教法,不論大乘、小乘、顯教、密教,任何正直的人、任何理性的人,都無法以如理的方式找出其中的過失,所以「無有敵者能興難,並能如法尋過失」這當中的敵者是強調正直、理性的人,他透由如理的方式,絕對無法找出世尊所宣說的教法當中一絲絲的過失,為什麼? 「善巧通達即由此」從您所說的緣起之法,就能夠徹底的瞭解這一點。如果如此甚深的緣起之法,您都能夠無誤地為眾生宣說的話,更何況是其它的法類?因此,任何正直、理性的人,透由如理、如法的方式,絕對無法找出您的聖教裡面一絲絲的過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謂何故由宣此,今於可見不可見,遠離增益妄執著,及諸滅損過愆故。
這個偈頌最主要是破斥西藏前期的論師所提出的觀點。他們認為一切的法是不存在的,之所以能夠看見外在的這一切,完全是錯亂的顯現。但對於這一點,大師就提到,我們明明可以看到外在的這些法,而且這一切的法都是可以透由正量來成立,並且它有能作、所作的功用,你怎麼可以否定這些法的存在?你明明可以看見這些法。
從另外一個角度,有些人會認為某些境界我看不見、我不知道,所以我就推翻它,比方有很多的人,因為他看不見、感受不到地獄道、餓鬼道,所以他直接說地獄、餓鬼是不存在的,但其實這樣的說法也不正確。因為所謂的地獄道以及餓鬼道,是只有業成熟的眾生才有辦法親見。提到業,業果的道理是不可思議的,既然業果的道理是不可思議的,我們不能夠單單因為我看不見,就否定了這一切的法。
所以,我們眼前可以看見的這一切的法也好,我們所不能夠看見的、另外一類的法也好,「若謂何故由宣此,今於可見不可見」為什麼世尊要特別強調緣起的內涵?這對於我們所能夠看到的直接境、顯現境,或是我們所無法看見的另外一類的境界,能夠透由了知緣起而遠離增益以及損減這兩種執著,所以「遠離增益妄執著」,透由了解緣起我們能夠遠離執著,不僅如此,「及諸減損過愆故」,我們也能夠遠離損減的執著。
以上我們所強調的這些內涵有點複雜,最主要是在了解緣起性空的道理時,宗大師遮止了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見解,他也否定了西藏前期論師所提出的看法。
西藏前期論師所提出的見解,也就是無所作意的見解,我們在早上的時候也提到,大師早期修行的時候所持的見,也是無所作意的見,但他之後知道這樣的見解並不是中觀正見,所以他放棄了無所作意的見解。宗大師在《菩提道次第廣論》毗婆舍那裡面很清楚的提到,西藏前期論師所提出的見解,跟過往印度的論師所提出的見,兩者是完全不同的內涵。
過去在印度有分成四部宗義,上上的宗義師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反駁下下的宗義師所提出的見解。因為以四部宗義而言,上上的宗義師所提出的宗義是更細緻,而且更深入的,所以他們透由不同的正理,能夠破斥下下的宗義師們所提出的觀念。但是再怎麼樣,過去印度四部宗義、任何一派的宗義師,他們都不會在承許空性時,同時否定了世俗的法;也就是他們雖然會駁斥下下的義師所提出的觀念,但是他們在建立自宗、在安立空性的同時,絕對不會否定世俗法。
但是西藏前期的論師由於欠缺智慧,所以他們在安立空性的同時,他們說一切的世俗法都是不存在的,我們之所以會感受到、會看到這一切的法,完全都是錯亂的認知所投射出來的,這代表什麼?這代表西藏前期的論師一方面承許空性,但是一方面否定了世俗這一切的法。
宗大師在毗婆舍那裡面就提到了,過去印度的宗義師透由世尊所宣說的言教以及正理,反覆的思惟之後建立了自宗,而且在建立自宗時一定會同時安立空性以及緣起的內涵;但是西藏前期的論師們,他們在安立空性的同時,卻否定了緣起、否定了世俗法,而且這樣的論點根本沒有任何的依據,這表示我們藏人真的是傻到有點可憐。
我之前到國外弘法的時候,有很多的外國人跟我提到,西藏前期的論師所提出的觀點,其實對我們的修行非常有幫助。也就是西藏前期的論師們,他們提到了所有的念頭都是分別,只要是分別就會影響我們,讓我們無法解脫,所以如果我們想要解脫就應該去除心中的分別。去除心中分別最好的方法,就是你什麼事情都不要想。那些外國人告訴我,當他們以這樣的方式來練習之後,他們覺得對於他們的心有幫助。我也覺得以這樣的方式來練習的話,或許對一些有憂鬱症的人其確會有幫助,因為他平常想太多了,所以他會得到憂鬱症,如果想要化解他的憂鬱症,他可以試著不要想這麼多。所以暫時來說,不要想事情,或許會讓我們的心覺得比較快樂、比較自在、比較沒有負擔,但從長遠的角度來說,這樣的修行,根本不是什麼修行。
如果我們想要證得中觀的正見,就必須要了解何謂所破?我們所要破除的所破為何?為什麼要特別強調這一點?因為佛法特別強調基、道、果,所謂的基就是世俗、勝義二諦,道指的是方便與智慧,果指的是法身以及色身。所以在基的時候,也就是在基礎上,如果我們將勝義、世俗二諦的內涵,看成是相違的,這代表什麼?這代表我們沒有辦法如實的修學方便以及智慧,如果沒有辦法如實的修學方便以及智慧,這代表我們怎麼修都無法成就佛的二身。
相反的,如果我們能夠將勝義以及世俗看成相輔相成,而不是相違的話,以這樣的方式來修學方便以及智慧之道,最終就能夠成就佛的二身。所以在基的部分,也就是基礎的時候,如果我們在安立勝義諦的同時,卻沒有辦法安立世俗諦;在了解空性的當下,卻否定了一切的世俗法,那我們如何修道?我們如何成就?所以當我們有心想要學習正見的時候,不論我們所學習的那一部論典,它講述的是唯識的宗義或是中觀的宗義,其實都沒有關係,我們至少要有一定的依據。如果我們在學習的時候完全沒有依據,自己想要怎麼修就怎麼修,就好比之前的那些外國人說,我什麼都不要想就代表我證悟了空性,這樣在完全沒有依據的情況下修行,怎麼可能成就?這是不可能的。
各位在學習中觀的時候,一定會學到《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今年我來到這個地方,我也看到有些同學,他說他正在背《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甚至有的同學已經將這部論背完了。今天我們在這個地方為各位介紹的《緣起讚》,又稱為小本的《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在《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裡面,依次的提到唯識、自續、應成的見解,而在《緣起讚》當中,宗大師最主要強調的是中觀應成派的正見,並且在強調應成派的正見時,最主要破斥的是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以及西藏前期的論師,所提出的錯謬看法。
對於大師所造的《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在過去有一種說法,他們說宗大師留下了鐵弓以及鐵箭。如果弓的材質是用鐵做的話,我們都知道,要拉動鐵做的弓是必須要費一番氣力的,但如果能夠拉動鐵做的弓而射出鐵做的箭,很容易就把劍靶射穿,因為它非常有力。這是在說明什麼?這是說明宗大師所造的《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非常難懂,但如果我們能夠從當中理解唯識、自續、應成的見解,這對於我們閱讀其他中觀的論著會有非常大的幫助。
我們在早上的課也提到,宗大師在造《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時候,中士道所介紹的見與毗婆舍那所介紹的見是不同的。大師在毗婆舍那有特別強調破除所破。在破除所破的時候主要分成兩個部分,也就是在破除所破的同時,如果破得太過的話,會有哪些過失?最主要就是破除西藏前期論師所提出的觀點。另外一個部分是提到,如果在破所破的當下,所破除的所破不及的話,又會有哪些過失?這個地方最主要破除的是中觀自續派以下論師所提出的看法。
當大師在破除西藏前期論師所提出的觀點時,過去在西藏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論師,名叫云瑪盼巴,他對宗大師在這個部分所提出的觀點,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對於大師的看法並沒有辦法完全認同,所以他提出了很多問難反駁宗大師。云瑪盼巴這位大論師非常了不起,他絕對不是等閒之輩,他所提出的見解,一定有很多地方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所以平時如果我們有空的話,我們可以配合云瑪盼巴所提出的問難,以及宗大師所造的毗婆舍那,把這兩部論合起來看,我們說不定可以學習到過去所未得到的一些道理。
提到云瑪盼巴這位大成就者,我的恩師第94任的甘丹赤巴法王,他在講法的時候會一再地提及,云瑪盼巴真的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論師,這一點從他所造的論當中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位論師他造論的風格跟宗大師造論的風格,幾乎是如出一轍,除了見解方面有些許的不同之外,其餘的部分,從他的論典裡面,你幾乎可以看到大師的影子。但在見解的部分,他所提出來的看法之所以與大師不同,是因為他真的有認真的去思考過,何謂無自性?但對我們來說,我們只是嘴巴上面說諸法無自性,但是我們並沒有深入探討、並沒有深入去撿擇何謂無自性。但是那一位大師,他仔細的思惟了無自性的內涵,所以提出了與大師不同的見解。
平時尊者法王在講法的時候,都會提到他之前有仔細地研閱云瑪盼巴所造的那一部論典,在研閱之後他提到,云瑪盼巴這位大論師所提出的問難,似乎沒有針對宗大師的看法提出應該有的問難,這表示什麼?這表示云瑪盼巴並沒有真正掌握宗大師所寫的毗婆舍那的內涵,所以他提出的問難並沒有針對大師的想法,而提出最重要的問題。在云瑪盼巴造了那一部論之後,格魯派裡面有一位上師名叫洛確仁波切,他對這一部論典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去反駁云瑪盼巴所提出的那些問難。對於洛確仁波切所造的那一部論,尊者也提到了,相同的,洛確仁波切似乎也不清楚云瑪盼巴所提出來的那些問難,真正的核心為何?所以他的回答也沒有恰到好處。我相信尊者會特別提出這幾部論,表示這幾部論有非常重要的地方。
今天的課就到這個地方告一個段落,明天會再為各位介紹《緣起讚》剩餘的部分。
我們平時在學習正見的時候,千萬不要把正見當成是一般的知識來學習,我們為什麼要學習正見?因為我們想要從輪迴當中跳脫,如果我們想要跳脫輪迴的話,證悟空性是不可或缺的關鍵。既然證悟空性如此的重要,我們平常就應該認真的學習中觀方面的論著,並且在學習的同時努力的淨罪集資,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我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個地方。
原文為「若見彼此成相違」,如性法師說明了,法尊法師這一句話的原意是「見相違不成」,所以如果要改成七句的話,改成「若見相違或不成」。
原文為「於此世尊聖教法」,如性法師說明了,法尊法師的原意是「此於尊教法」,所以把「於」跟「此」這兩個字對調,改成「此於世尊聖教法」。之所以要對調的原因,在稍後的說明會解釋。
原文為「緣此是故此果生」,如性法師說明了,將「緣」這個字改成「由」會比較容易理解,改成「由此是故此果生」。
這個原文偈頌為「是故說諸緣起法,本來遠離其自性,雖彼仍現有自性,此等皆是如幻事。」如性法師說明了,這個偈頌法尊法師的原意是,「故說緣起法,雖自性本離,然自彼顯現,此皆如幻事」,所以法尊法師的譯文裡面,第二句話有提到「雖」這個字,第三句話用「然」來做解釋,所以七字當中的第二句話,「本來遠離其自性」,改成「本來雖離其自性」,第三句話「雖彼仍現有自性」,請改成「然彼仍現有自性」,所以這個偈頌應改為「是故說諸緣起法,本來雖離其自性,然彼仍現有自性,此等皆是如幻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60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6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21: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緣起讚》第三講2015年5月24日上午
今天講法一開始介紹的是認識所破。對於這一點,寂天論師在《入行論》第九品智慧品當中,有提到「未辨假立實,不識彼無實」這兩句話,這兩句話非常重要。以中觀應成派的角度來介紹空性時,我們都知道一切法是自性空,自性空的法的確非常珍貴,但如果我們想要徹底通達諸法的自性空,我們必須先了解何謂自性,所以我們在這個地方探討的自性,或稱為由自方所成立的這一點,就是我們所要破除的所破。
如果我們在破除所破的時候,所破除的所破太粗糙的話,就會像中觀自續派以下的論師,在破除了某一種的所破之後還是無法證悟空性,反而墮入了常邊。但如果我們在破所破的時候,像過去西藏前期的論師破得太過的話,在破除所破之後,也會同時破除一切的世俗法,這樣又墮入了斷邊。所以認識所破非常的重要,對於想要學習中觀的學者而言,一開始要花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的時間來認識何謂所破。
中觀應成派的所破是指一法在形成的時候,它形成的狀態是非由分別假立,而是由自方所形成的。如果我們想要了解這一點,必須要先探索分別如何假立境。這當中的分別,是指我們心中的分別心,而這種能夠假立境的分別心,它是正確的分別心,不是顛倒的分別心。所以我們一開始要了解正確的分別心是如何假立境的。我們此時要仔細的觀察:我們如何透由心來假立一切的境。
當我們對於這一點有進一步的認識之後,如果我們在看待境的當下,認為一切的境非由分別假立,相反的,而是由自方所形成的話,這就是我們這個地方所強調的所破。認識所破非常的重要,在認識所破的時候,我們要按照以上介紹的次第,依次地做練習。
之所以為各位這樣做介紹,並不是說我本身對於這一方面有實證,而是過去的師長們在講法的時候,就是如此介紹中觀的內涵,所以我將這個傳承也傳授給各位。所以我們平時要仔細的觀察,心中的分別心是如何假立境?而心在對境的時候又是如何顯現境?仔細的去區分這兩者,會發現這兩者其實是不一樣的,透由分別假立境與在不加思索之下心顯現境,這兩者是不同的。
當我們生起俱生的實執時,我們要仔細觀察,俱生的實執是如何執著所破?為什麼要特別強調俱生的實執?因為即便我們認識了遍計的實執,但是遍計的實執是有學宗義的人才會去探討的,但我們這個地方強調的實執,是一切有情心中都會現起的。所以他有修學宗義也好、沒有修學宗義也好,他心中都會任運現起的實執,才是我們這個地方所要探討的實執。
對於這一點,我們昨天也有提到,在藏地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論師,名叫云瑪盼巴,他在思惟空性的道理時,由於對無自性的內涵並不是覺得很能夠接受,所以他對宗大師的毗婆舍那的一些道理提出了反駁。過去在藏地的確有一種說法,云瑪盼巴就是宗大師的化現,而且云瑪盼巴也在論著裡面提到,他之所以對宗大師提出反駁,並不是不相信宗大師、也不是不恭敬宗大師,而是大師所宣說的教法非常深澳,所以他想要看看,追隨宗大師的格魯派學者是否能夠了解大師的密意。所以他提出反駁之後,他也看到了很多格魯派的學者、成就者,提出了他們對於這些反駁的看法。最後云瑪盼巴提到,其實他得到的迴響是不錯的。
在眾人當中,有一位活佛,名叫札嘎居估,他對云瑪盼巴所提到的那些反駁寫了一部論,聽說云瑪盼巴對那位活佛所寫的那部論非常贊同,甚至把那一部論放在面前做頂禮。就像我的恩師第94任的赤仁波切,他時常說,我們平常會把無自性掛在嘴邊,但是我們並沒有仔細地思考何謂無自性。但云瑪盼巴不一樣,他不斷地思惟無自性的道理,所以他發現諸法如果是無自性的話,是很難在諸法之上安立緣起的。相同的,札班祝這位大成就者,他平常會一再地強調大圓滿的教授,但是他在解釋大圓滿的時候,他也提到,過去像蓮花生大師,由於他的證量非常的高,所以他所提出的大圓滿的教授是沒有任何錯誤的,但對於現今的佛弟子而言,如果要從佛教總相的角度來學習空性的內涵,或是大圓滿的內涵的話,如果不了解緣起很難深入大圓滿的教義。
過去有很多人誤以為,大圓滿的教授是在解釋一切的法都是不存在的,對於這一點,宗大師早期在修行時所修的,是西藏前期論師所留下來的無所作意的見解,所以在法會所有的人念誦心經的當下,大師很專注地在禪定當中修持那樣的見解,但是他對於心中所生起的見解還是不放心,所以請示了文殊菩薩。
上一世赤江仁波切在講法時一再地強調,大圓滿教授當中提到的無,並不是完全不存在的意思;大圓滿教授提到無色、無聲的內涵,如果我們不了解這個內涵真正的道理,的確會從字面上誤認為所謂大圓滿的教授,就是在告訴我們一切的法都是不存在的。
在心經裡面也提到了「無色聲香味觸」,這代表色聲香味觸是不存在的嗎?並不是,所以心經當中所謂的無色聲香味觸,它所指的是什麼意思?是當我們的心在顯現色聲香味觸的時候,心所顯現的色聲香味觸是不存在的,但是不是代表色聲香味觸是不存在的?並不是,而是它存在的方式並不像心中顯現的那個樣子存在。所以無色聲香味觸是指並沒有我們心中所顯現的那種色聲香味觸,而不是說色聲香味觸完全不存在。
宗大師在解釋中觀的時候,會特別強調「名言量成」這個觀念,也就是一切的世俗法、一切的名言,都可以透由正量來證成,也就是空性也好、無自性也好,它是建立在名言的基礎之上,並不是說一切的世俗法、一切的名言都是不存在的。我們昨天也提到了這一點,文殊菩薩在教誡宗大師的時候,有特別強調應該要特別珍惜名言,在名言之上進一步認識所破、而破除所破。所以對於這一點,過去諸大成就者們的密意、想法是完全相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格鲁论坛_དགེ་ལུགས་གླིང་སྟེགས་  

GMT+8, 2017年6月28日 18:40 , Processed in 0.34068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