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11|回复: 17

地道建立 讲授:洛桑卻佩格西 翻译:廖本圣老师

[复制链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发表于 2016年5月13日 21: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旺 于 2017年6月4日 08:41 编辑

地道建立 01】  地道建立下载
  讲授:洛桑卻佩格西 翻译:廖本圣老师2010-01-31
  略述地道
今天要开始说明地道的建立,所谓的地道就是我们的
心经过不断的进步提升之后,转为地道的体性,这是我们一般进入地道的情况。有证得地道(心转变为地道)的这些人,一开始也跟我们(一般的凡夫)一样,透过一些方法把自己心提升,把心的体性转为地道的体性,这是透过心的提升而得到。
  了解地道的内容之前,我们要先了解我们心的体性或是本质。关于心的体性或本质在格西写的这部《地道建立》的开始有说明解释,这些文字其实不是很难了解,自己读也可以懂。
  《地道建立》的来源依据
  我们先说明这本《地道》著作的来源依据,首先,佛宣说了八万四千法蕴,这些八万四千法蕴分配在三转*轮里(初转、中转、末转*轮),其中在灵鹫山宣说的中转*轮,是三转*轮里最殊胜的。代表中转*轮主要的就是
般若系列的经典,对于《般若经》直接的解释,就是龙树菩萨的《中观六理聚论》;对于《般若经》间接(隐义)的解释,代表的是慈氏弥勒的《现观庄严论》。《地道建立》的内容主要来源是弥勒的《现观庄严论》。
  《地道建立》内容的典籍直接的根据就是弥勒的《现观庄严论》,而且是《现观庄严论》的第一品「一切相智品」的内容。再往前追朔《现观庄严论》主要是解释广中略三部《般若经》的隐义,广中略三部《般若经》的宣说者就是佛,所以《地道建立》的源头还是来自于佛。
  本论著作方式
  格西写的这部论的标题《让有缘士夫朝向解脱及一切相智地的地道建立:摄要》,这部论的题名,主要是要带领有缘的士夫或有缘人到达解脱与一切相智的地道。地道其实就是方法,也就是透过地道建立这个方法或是方便,可以让有缘者证得解脱或是一切相智的
佛果位。这本《地道建立》的内容不是很广,语词也不是非常详细,主要是用很简要的语词把地道建立的核心要义汇集,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写成的著作,所以,称为「摄要」。
  书首礼赞
  作者在写一部论的时候,特别是佛教的论典,很重要的在进入本文之前一定要有书首礼赞,书首礼赞是整部论重要的支分,而且,造论是在累积善行、成就很重要的事业,这样的事业在进入本文之前,一定要对于殊胜的对境作礼赞。礼赞有几个主要目的,可以让造论者累积福德,而且,可以让造论的过程没有障碍,也可以让此论能够从头到尾很完整的完成,并可以让造论者在造论的过程中不会因为一些障碍而让此论的品质变不好,所以,在进入本文之前的书首礼赞有它的重要性。
  「书首礼赞:非常恭敬地礼敬并归依具备无缘大悲的至尊上师足莲。
  祈请于一切时间与阶段当中摄受自己!」
  接着,看书首礼赞的内容,「非常恭敬的礼敬并归依具备无缘大悲的至尊上师足莲」。首先解释「至尊上师」,这是指从佛
世尊开始一直到自己直接受教的上师为止,所有这些直接或辗转的传承诸师。
  「至尊上师」的前面有一句修饰语「无缘大悲的」,「无缘」主要是指了解空性的
智慧或般若,「大悲」就是大悲心,这二者的关系是指被了解空性的般若所摄持的大悲。
  前面还有「具备」一词,这是指这些直接或辗转的传承诸师们,他们的心续当中都有具备这样的「无缘大悲」,因此,「具备无缘大悲的至尊上师」指的就是心续中具备了解空性的般若所摄持的大悲的这些直接或辗转的传承上师们。
  「足莲」其实只是要表达他的足(脚),「莲」只是表达恭敬的修饰语,所以,不能把足与莲分开看成单独的足与单独的莲花,「莲」其实就是要说明他的「足」,表示恭敬。足是上师全身最低的地方,我们向上师全身最低的脚行礼敬,就礼敬者来说是把自己看得很低。对上师行礼敬,就身体而言,是把自己的头部放在上师的足莲旁,心态也是非常的恭敬去作礼敬。所以「非常恭敬的礼敬」主要是指身体行礼敬,心态非常恭敬,而且在礼敬的同时,内心也对这些上师们行
皈依,故言「非常恭敬的礼敬并归依」,后面整句是当礼敬及皈依的受词(对象),向这样的传承诸师行礼敬,或对于这样的特殊福田行礼敬,主要是希望他们在「一切时中、任何的阶段当中都能摄受自己。」
  「胜导师
佛子慈氏妙音,礼彼无二无别诸上师」
  「胜导师」指的就是佛世尊,为什么称他为胜导师呢?「导」有引导的意思,也就是他能引导所化
弟子或所化机出离三恶趣、出离轮回。虽然外道也会声称他们的导师有引导他们的弟子出离三恶趣、出离轮回的能力,但是,佛世尊是所有导师中最殊胜的,所以他是胜导师。
  「佛子」其实是要跟前面的导师共用「胜」字,所以应该是殊胜的佛(及殊胜的佛子),因为这是偈颂的关系,所以跟前面胜导师共用「胜」,要这样去理解。「胜佛子」也就是指佛子(菩萨)当中最殊胜的慈氏(弥勒菩萨),及妙音(文殊菩萨)。这二位为什么是佛子当中最殊胜的呢?因为,从
佛陀传下来二个传承,一是广大行的传承,一是甚深见的传承,广大行的传承是先传弥勒菩萨,再由弥勒菩萨传无著菩萨。甚深见的传承是先传文殊,再传龙树菩萨等等,这二位是如理追随佛的弟子当中最殊胜的。
  虽然,佛世尊是所有导师当中最殊胜,慈氏、妙音是所有佛子当中最殊胜,但是,因为我们的福德的缘故,无缘从最殊胜的导师跟前直接听闻他的教法,也无缘从最殊胜的佛子慈氏、妙音跟前直接听受他们所传承佛世尊的教法,我们唯有透过我们的根本上师才能从他听闻佛世尊辗转传下来的教法--包含地道的教法。所以,就恩德来讲,自己根本上师的恩德与胜导师、胜佛子的恩德其实是无二无别,这是其一。还有,自己根本上师的体性,我们要观想自己根本上师的体性跟胜导师,胜佛子慈氏、妙音他们的体性也是无二无别。如果能以这样的心态礼敬自己的根本上师,亦即想象自己根本上师的恩德与胜导师、胜佛子无二无别,及想象自己根本上师的体性与胜导师、胜佛子无二无别,以这样的心态去礼敬,对自己而言可以累积无量的福德。
  当我们从一位广大行道次第的上师前听闻广大行的教法,我们就必须想象他是代表胜导师,是代表胜佛子当中的慈氏。假设我们从一位教导甚深见道次第的上师前听闻教法,就要观想这位上师他的身是胜导师、是胜佛子妙音的代表。他的语是代表胜导师的语、代表胜佛子妙音的语。而且这二位上师的恩德是跟胜导师、胜佛子的恩德无二无别。
  就体性来说,传广大行道次第的上师要观想他的体性就像胜导师、胜佛子慈氏。传甚深道次第的上师就把他的体性观想象胜导师、胜佛子妙音。如果能够从我们这方面去观想上师的恩德与胜导师、胜佛子无二无别,观想他的体性与胜导师、胜佛子无二无别,对自己绝对是有利无弊,也会累积无量的福德。
  「礼彼无二无别诸上师」,「诸」是表复数,是指只要是自己亲从受教的上师们都可以含摄在其中。「礼彼无二无别诸上师」藏文这句后面还有一个「已」字,就是之后的意思,也就是礼彼无二无别诸上师之后要做什么呢?书首礼赞的部分到这里为止。
  立誓造论
  礼彼无二无别诸上师之后,所要做的事就是底下这二句「立誓造论」,主要就是要让有缘者朝向解脱。朝向解脱胜正道的方法,亦即地道的次第。造论者写这部论的目的就是要让有缘者能够透过这部论所开示的地道次第朝向解脱,这是造论者在书首礼赞立誓造论的目的。
  「立誓造论:有缘朝向解脱胜正道,地道次第心要摄而书」
  「有缘者」主要是指适合听闻《地道建立》的理论或是地道次第的法器,而且对于地道的次第有希求,也想要了解,也想要去实践的人就称为有缘者。
  「朝向解脱胜正道」,「胜正道」指的就是后面的「地道次第」,这二句是同位语。也就是到达解脱的胜正道,就是地道次第。「心要摄而书」,「摄」是指以言简意赅的方式,不是用很多的语词,也就是用很简要的语词把地道次第的核心要义总摄起来而书(撰写)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3日 21: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谓心

  接着进入本文,此处,在解说「以十种完全修治」等阶段的地道建立中,「以十种完全修治」这句话是《现观庄严论》八品当中的初品有关地道内容开头的一个偈颂,「等」字表是有很多偈颂,不只这一句而已。这一句是跟地道建立有关的第一句,也就是很多偈颂里的第一句。

  我们要让地道的体性在我们的心中生起,在此之前我们要先了解内心的情况、内心的作用,还有要了解怎么让我们的心能够提升转为地道的体性、以及我们的心最初是如何转为地道的体性,或是最初我们的心是怎么产生地道,这些都是底下要说明的。

  地、道二者同义,但是,「地」并不是指四大种的地。对于地道如何在我们心中产生,下文会说明。

  「其中,在这个世间有承认心与不承认心的两种情况。」有些非佛教者或无神论者他们不承认心,还有一种情况,有些外道甚至还认为外在的花草树木有心,也就是他们认为有心的不只有情而已,连花草树木也有心。所以有承认心、不承认心、以及承认有情以外的花草树木有心,共有这三类的情况。因此对于心的情况如果没有弄清楚,不了解心到底存不存在,要讨论地道就会很奇怪,所以我们要先了解到底有没有心。

  因此,可以看出来有三种主张,一类是承认有心,一类是不承认心,一类是不只承认有情有心,连外在的花草树木也有心,第三种是有心的范围比较广。但不论是哪一种情况,只要是有以下所说的情况其实就是所谓的有心,有什么情况呢?

  每位有情或是士夫(补特伽罗)心里会想:「如果做这个和那个的话,应该会很好。」或是想:「如果做这个或那个的话,应该会不好。」或者有时候会回忆过去曾经做过这个和那个,或者有时候会想着将来要做这个和那个。或是会想着:「我做了利益自己的事,或我做了伤害自己的事。」等等这些。只要是有情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只要有这样的想法,不管不同的宗派认为有心、无心、或是心的范围更广的,只要有刚刚讲的这些心态,这样的想法或是念头,我们就把它称为「心」或「认知」。也就是不管主张有没有心,只要有这些念头,我们就可以将其名为心。

  心的作用

  刚刚所讲的,主要是说明什么是心,只要有这些想法,就可以称为心,跟宗派的主张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只要有心就有这样的想法。下文要说明的是心的作用,「像这样的心,有时候会以利他之心为动机去行布施,并从事修习悲心等善行」,这些善行是善的作用。「有时则想以伤害之心杀生,以及犯下不与取(偷盗)等等恶行」,这些属于恶的行为或作用。「而有时候则想吃东西,以及从事想唱歌等等无记的行为」,这是无记的作用。这些都是在说明心的作用、心的行为。「此外,还有贪爱自方并对他方起瞋等等。」

  以上这些,无论是自己造善、造恶或造无记等等行为,或是贪爱自方、瞋恚他方等等这些情况,甚至在一天当中这些情况都会发生,这些从我们自己的经验当中就可以很清楚的了解或辨认出。透过经验我们可以成立(辨认)心可以造作各种行为,各种行为就是善、不善、无记、贪爱自方、瞋恚他方等等这些行为,这些从我们自己的经验就可以辨认出来或是了解。

  心在造作各种行为的时候,我们的身体与语(口)就像心的奴隶一样,也就会随着我们的心所思、所想的去完成,「亦即心从事任何活动时,身语多半也会进入该活动。」譬如,心起了想要布施的念头、动机,身体就会直接去作布施的行为,身体是跟着心想要布施的动机去作布施的行为;同样的,心起了想要杀生的念头,我们的身就会跟着去实践、去造杀生的业;同样的,心起一个念头想要说恶语、想要讲不好听的话,我们的口也会跟着去造下恶语的业。

  因此,身语所从事的行为到底是好的、恶的、或是无记的,其实都有赖于心的动机是善、恶、无记而定。所以,当透过身、语、意去造作善、恶、非善非恶(无记)的行为,其实在这三者当中,心是主要的推动者,心就像主人一样,身、语就像奴仆一样。…如果心想的是不善,那他差遣身、语这二个奴仆所造的就是不善;非善非恶(无记)的心,那他派遣身、语这二方面的奴仆所造的行为就是非善非恶无记,所以,整个身、语、意三方面,身语是隶属在心底下,身语就像奴仆,而心就像主人。这样的讲法其实是有经论的依据,下文就要说明经论的依据为何。

  一个人身体处在岩洞中,口中念的是甚深的密咒,但是,假设他的心是受到贪瞋痴三毒所控制,那即使他的身体处在岩洞中,嘴巴念着甚深密咒,不要说他自己有证悟,就连嘴巴所念的甚深密咒是否能成为善行都还有待商确;反之,假设一个人的身体一样是处在岩洞里,嘴巴也是念诵甚深密咒,但是以利他的心去念诵甚深的密咒,这样他所念的密咒就成为善行;假设层次再更高一点,他身体一样是处在岩洞中,嘴巴也念着甚深密咒,心里想的是不仅要利益他人,而且,希望能够断除三毒的烦恼,这样的方式就是最好的修行。因为,他的目的除了能够利益他人之外,也希望能够把三毒的烦恼断除,这就是最好的修行。反之,完全受到贪瞋痴三毒的控制,即使口中念了密咒几十万遍,一样不会有证悟,甚至连密咒能不能成为善都有问题。

  如过去已经成佛的这些佛,他们也是由凡夫的心开始改造,不断的提升到最终成佛。同样的,布施是不是能成为布施波罗蜜多,主要还是要看布施的心有没有大悲心与了解空性的般若所摄持,主要还是在于心。

  「因此,此世的身、语的好坏等」,「身语的」后面要加「行为」二字即「此世的身、语的行为好坏等,会跟随此世心这个动机的好坏而行」,主要是由心的动机决定身语的好坏,也就心的动机如果是好,身语就是好、就是善;心的动机如果是恶,身语的行为就是恶。这是指这一世身语的好坏,有赖于这一世心的动机的好坏。

  接着,要谈的是「这一世身心的苦乐,是由于过去世心的各式各样的善恶之力,累积各式各样的善恶业而成熟的结果。」这句话的意思是此世身心的苦,源头是过去世的心造恶业的结果;此世身心的乐,是过去世的心造作善业的结果,或者是过去世的心起了善的动机所成就的结果,所以,此世身心的苦乐,都跟过去世心的动机是善还是恶有关系。

  如果过去世的心累积的是善业,这一世的身心就会得到乐;如果过去世的心累积的是恶业,这一世的身心就会得到苦、承受苦的结果。因此「身语的善恶行为,主要是指此世心的动机所造就此世身语的善恶行为」;「此世身心的苦乐,主要是指过去世心的善、恶,所造就的此世身心的苦乐」要这样配合。「以及和这些有关的,一切所受用的对象与能受用者,均是心造做出来的。」「所受用的对象」主要是指客,「能受用者」主要是指主,这二方面其实都是心造作出来。

  引《十地经》、《入中论》说明三界造物者唯心

  一切所受用的对象(客体)就是指器世间,能受用者就是情世间。简而言之,就是所有的情器世间,亦即有情世间与器世间都是心所造作出来。其经典的依据就如《十地经》所说的「此三界唯是一心」,三界指的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不论是外在的环境或者是欲界的有情、色界的有情、无色界的有情,这三界的有情或是造作者,并不是离开心之外有一个造作者。三界的情器世间都是由心造作出来,这里要说明的,是在排除心以外的造物者,只有心才是造物者。所以「唯是一心」的「唯」主要是要排除心以外的作者。

  《十地经》「此三界唯是一心」,这句话主要是要驳斥非佛教徒或外道,他们主张有世间造物者的说法。这里可能要先说明非佛教徒或外道大略的情况。非佛教徒的宗义不只一个,他们有很多的宗义;而且非佛教徒也有很多的派别,不同的派别有不同的(开派)导师。佛教虽然有四部宗义,但是四部宗义跟随的都是同一位导师--也就是佛,四部宗义虽然有各自的差别,但只是宗义的差别,目的都是为了解脱成佛。而非佛教的宗义不见得是为了解脱,他们的宗义(目标)各有不同。

  在非佛教或外道的宗义里,最古老(最早)的主要是数论派的宗义,数论派以及他的宗义比佛教更早。数论派也是非佛教里,宗义主张比较好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们承认有解脱,也承认有前后世,只是他们对于证得解脱的方法没有理解得很正确,是错误的;除此之外,他们承认有解脱,承认有前后世,这点在非佛教的教义里算是最好的。

  数论派可以细分为二派,一是承认有神数论派,一是无神数论派。有神数论派承认的神就是自在天,他们认为自在天是世间的造物者。无神数论派主张世间的造物者并不是自在天而是总主或简称主,情器世间是由总主所造出来。不论是有神数论派主张的自在天或者是无神数论派主张的总主,他们认为有世间的造物者。

  《十地经》这句话就是要否定有这样(自在天或总主)的世间造物者,《十地经》要成立的是世间的造物者其实就是我们的心,心才是世间的造物者,并不是如数论派所说的自在天或是总主。《十地经》除了提到三界的造物者并不是自在天、总主而是心。另外,还很详细的说明十二缘起,从无明到老死,十二缘起支的内容。

  月称的《入中论》是根据《十地经》做说明,《入中论》也提到「心性建立极为多样化,有情世间以及器世间」,「极为多样化」是形容「有情世间以及器世间」。「建立」就是造作。(整句的意思)就是各式各样的有情世间及器世间,它的造作者其实就是我们的心,这二句要表达的是情器世间的造作者就是心。

  器世间就是外在的这些环境,譬如地、水、火、风、山河、房子、大海等等,这些都属于外在的器世间,也就是有情心续所不摄的这些都是属于器世间;有情心续所摄的部份就归到有情世间,前者是所受用的对象,后者是能受用者。不论是器世间、有情世间,它的造作者就是我们的心,并不是如数论派所说的,是由自在天或总主所造作。这二句主要是说明结果,情器世间的造作者就是心。

  后二句要说明的是,造作的方式为何?心怎么去造作各式各样的情器世间呢?这些内容是下文要说明的,「经说无余众生由业生,心若断除业亦将不存」,第一句「经说无余众生由业生」是说明众生的形成,都是来自于业,业都是在有心的状态下才会累积,然后,业会形成情(众生)器世间。假设没有心,就没有储存业的地方,业就不会遇到外缘感果而形成情器世间,故谓「心若断除业亦将不存。」

  《入中论》的内容与十地经「此三界唯是一心」的「唯」其实是一样的意思,就是要排除不是心,主要是要说明心才是世间的造物者,是由心性产生这些各式各样的情器世间。「它的原因如下:有情世间是由有情各自不共业力所生,」这个情况,就如以格西自己为例,他会得到人身,会生于欲界,会生于西藏,这都是他自己过去所造的业,并不是别人造的,而让他得到这些情况。同样的,我们也得到人身,也生在欲界,生在台湾,这是由我们各自所造的业成熟之后感得的果。所以,有情世间的结果都是由各自所造不共业形成。但是,器世间是由许多的有情(不是由一个有情)所造的业所感得,也就是许多的有情造了共同的业,而感得我们所受用的器世间。所以器世间是要由许多有情(共同)造业才会感得,而有情世间是各自造的业所感得。这里要说明的,就是有情世间是由有情各自不共的业力所生,「而各式各样的器世间则多半是由共业所成,」共业表示不是只有一位有情就能造共业,而是要由许多有情共同所造,「而那些业唯有透过具有心者才能累积,」应该说业与心这二者是相应的,有心才会有业,反之,如果「心已断除,没有心的情况就不会有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4日 17: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道建立 02】

  上次提到地道的证悟要在心中生起,必须要提升我们的心。我们做世间的事情可以透过身、语、意,但是,不论身语意哪一方面(所造)世间的事情都是以心为主。这种情况,特别是在佛法的修行上来讲,身的行为、语的行为、意的行为也是以意为主。

  引《入中论》说明三界造物者唯心

  接着,我们看《入中论》的引文,《入中论》的作者是月称,这部论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部论是中观应成派开派的一部论,因此,月称就成为中观应成派的开派祖师或者称为开辙师。也就是因为月称造了《入中论》之后,才开启中观应成派,他写了这部论之后没有人可以对于此论予以驳斥。西藏各个教派在抉择所谓中观见的时候,所要抉择的主要就是月称的这部《入中论》,所以,它的重要性可见一般。

  《入中论》这个偈颂是第六地第八十六偈,引文的内容:「依据彼彼各自之论典,诸外道说补特伽罗等,胜者未见其为造物者,故说世间造物者唯心。」这个偈颂主要说明的是外道的数量很多,而每一个外道又有他们各自的论典,这些论典会提到有“常”的补特伽罗,「等」就包括有神数论派主张的“自在天”与无神数论派主张的“总主”等等,外道会说这些是世间万物的造物者。第三句的「胜者」就是佛,佛由祂的了解来说,外道所说的这些常的补特伽罗、自在天、总主并不是世间万物的造物者,世间万物的造物者只有心。佛是在什么地方讲「世间万物的造物者是心」呢?就是在前面《十地经》所说「三界唯是一心。」在这部经提到造物者是心。

  《入中论》这段文意思是说:「在非佛教或诸外道各自的论典当中,主张常的补特伽罗与自在天等等为世间的造物者,而胜者(佛)未见彼等(常的补特伽罗与自在天等等)为造物者或观见彼等非造物者之后,说唯心是世间的造物者。」

  一般来讲有四大洲八小洲,就南瞻部洲来说就有很多的宗教教派,这些教派当中有承认世间造物者与不承认世间造物者二类。以佛教而言,是属于不承认世间造物者的宗教,其他的宗教如数论派这些宗教,他们会承认有常的补特伽罗、自在天、总主,这样的世间造物者。世间造物者的世间就是所谓的器世间,也就是外在山河大地等等这些我们所受用的对境,即器世间是所受用者,有情世间是能受用者其实就是指有情。所有这些情器世间的造物者,以外道来讲都认为是常的补特伽罗、自在天、总主所造成。这个主张最早是由数论派所提出来,数论派是在佛教出现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也就是数论派的宏扬是在佛教形成之前,而且数论派是所有外道当中最早的,它的教义也是外道当中比较好的,因为他们有承认解脱,只是他们的解脱道是错的。一般来讲,如果驳斥了数论派,要驳斥其他的外道就很容易了,因为数论派是最早的,教义也是最好的,如果驳斥它,其他外道的教义也能够驳斥。

  以数论派来讲,有承认天与不承认天二派,承认天就是主张自在天是情器世间的造物者;不承认天的或者说无神的数论派他们主张总主是情器世间的造物者。但实际上总主根本不是所知,不是存在的现象,这个等于是他们臆造出来。佛经过观察发现外道所说的造物者根本就不是情器世间的造物者,真正情器世间的造物者是有情各自的心。

  佛教讲唯心,就是一切的情器世间唯心所造,器世间(有情所居住的环境)是由有情的共业所形成的。有情本身如果是天身、人身,或是人身领受到的苦乐受等等,这些是有情自己的不共业所形成的。虽然,暂时来讲,瓶等一些事物有它的造作者,譬如工厂的工人,或由造瓶的人所制造出来,但是究竟来讲,造就这些情器世间主要是由有情的共业与不共业,这些共业不共业是依于心而来。

  「前论」指的就是《入中论》,前论又说:「由知遮止常我为造者,」「常我」就是外道主张常的补特伽罗等等为情器世间的造物者,「是故瞭知造物者唯心。」这二句的意思其实跟前面那四句的意思是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4日 17: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此,一切轮回与涅槃的究竟基础或根本,就是心。」就像前面所说从暂时来讲可以有制作瓶者,也可以有建房子的工人等等的造作者;但是究竟来讲,一切轮回与涅槃的究竟根本或基础是我们的心。

  从我们平常的情况来观察,也可以很清楚了解为什么心是主要的造作者?譬如,我们要透过我们的身体写字,透过我们的口说话,其实它的发动者都是来自于我们的心。是透过我们的心去发动,然后,让我们的身体去写字,透过我们的心去发动,让我们的口去说话。

  所以,身及语这二方面的行为到底是好的或是不好的,其实有赖于我们的心,心的动机如果纯正,所造的身语(行为)就是好的;心的动机如果恶劣,所造的身语行为就是不好的。假设有人的心非常恶劣,如果是男的就可以说是魔,女的就是女魔。也就是魔或女魔并不是有一个魔这样的东西,其实就是人,因为他的心只想到伤害别人,虽然他具有人的样子,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把他称为魔。

  如四魔当中的天子魔又名为极喜自在,他是属于欲界天,他会得到天身主要是过去累积的善业所形成,但是,他得到天身之后,却一再的去阻挠或障碍他人。虽然他得到天身但却名之为魔,原因在此。

  为什么一切轮回与涅槃的究竟根本或基础是我们的心呢?理由就是透过心续的调伏,暂时来讲可以得到增上生的果位,也就是来世得到人天的果位。究竟来讲可以进入决定胜的境地,决定胜就是有解脱与成佛二种,这是心续调伏的情况。

  反之,心续如果没有调伏,我们的心就会受到烦恼的宰制,而于总的轮回与别的三恶趣受生。所以,主要是透过烦恼,由烦恼的宰制而去造恶业,这个恶业又让我们投生到轮回,更惨的是投生到三恶趣。这些都是跟我们的心调伏与否有关,我们是否能够超脱轮回得到涅槃,得到增上生、决定胜还是继续在轮回,主要就是看我们的心有否调伏。

  引世亲《解说如理论》

  「因此,本师能仁王说八万四千法蕴,以及随行其后的智者所造的所有解释佛经密意的论典,皆是调伏住(存在)于心续当中烦恼的方法。」假设有经或论讲的不是调伏心续当中烦恼的方法,就不会是佛教的经论,意即佛教的经论开示的就是调伏心续当中烦恼的方法。

  「改造无余烦恼诸怨敌,恶趣(及)三有之中作依处,由具改造依处此论典,此二于余学说体系无。」

  就像世亲阿阇黎,他是在佛教的体系里可以视为典范的大师,他有一部论叫《解说如理论》,汉译也译为《释轨论》。这一部论提到佛教的经论有二个功德,第一个功德就是:「改造无余烦恼诸怨敌」,「改造」就是摧毁的意思,就是可以让所有的烦恼不存在,这是佛教经论的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恶趣(及)三有之中作依处」,「作依处」可以说是救度,可以救度处在恶趣及三有当中的有情,这是第二个功德或是第二个特质。「由具改造依处此论典」,「改造」就是第一个特质(功德),「依处」就是第二个特质(功德),这样的论典,「此二于余学说体系无。」意即具有这二个功德在「余学说体系」就是指非佛教的学说体系是看不到的。

  简单来讲,这四句要说明的就是佛教的经论具有二个特质,第一个特质就是摧毁烦恼的方法,一定会讲到如何摧毁烦恼?它的方法为何?这是第一个特质。第二个就是能够救度有情出恶趣、还有三有的方法,共有这二个方法(特质)。如果不具有这二个方法就不能称为佛教的经论,这二个方法(特质)在非佛教的体系是没有的。

  所以,如果对于具有改造、救度这二种方法(特质)的论典去做闻思修,无疑的就可以灭除心中的烦恼或脱离恶趣、三有;反之,假设一部论不具有这二个特质(功德),即使你再怎么做闻思也得不到这样结果。

  引狮子贤《明义释》

  以下引《小释》,其实指的就是《明义释》,也就是《现观庄严论》的注释,作者是狮子贤,《小释》是相对于他的另外一部著作《现观庄严论光明释》,这部注释称为《大释》,它是比较大部头的注释。《明义释》的语词是比较少的一部注释,故称为《小释》。虽然,《明义释》称为《小释》只是语词相对于《光明》(《大释》)来讲比较少,但是它的意义还是非常广大。而且,它是《现观庄严论》印度的二十一部注释里应该说是排行第一或居于首位,也就说这部注释是二十一部注释里大家共许最好的。这个在智者之间是毫无争论的,也是二十一部注释里最有名。

  在狮子贤的《小释》提到两句话,「为对治诸行,圣者转动:一切行相无余诸*轮。」「诸行」指的就是烦恼,意即佛为了对治所有众生心续当中的烦恼,所以祂就转动诸*轮。目的就是为了灭众生心续当中的烦恼,这个意思跟前面世亲的《释轨论》的讲法其实是一致的。

  引世亲《俱舍论》

  以及《俱舍论》说:「为了诸行之对治,佛说随顺诸法蕴。」《俱舍论》的作者也是世亲阿阇黎,跟前面的《解说如理论》或《释轨论》是同一位作者。《俱舍论》里面也有提到:「为了诸行之对治,佛说随顺诸法蕴。」「诸行」一样是指诸烦恼,「诸法蕴」就是*轮,或者说八万四千法蕴。

  「其中的「行」必须理解为住于心续当中的烦恼。」这里的「行」是指《明义释》当中「为对治诸行」的行,还有《俱舍论》里面提到的「为了诸行之对治,」的行。这二段文的「行」都「必须理解为住(或存在)于心续当中的烦恼。」一般来讲,讲到「行」可以有好的及不好的,可以是善行、也可以是恶行,但是,这二段文所出现的「行」都必须理解为烦恼,跟一般「行」的理解不太一样。

  「若是如此,首先必须要调伏心续,才是真正的重点所在。」意即在地道的证悟还没有在我们的心中产生之前,或者更高层次密咒的证悟还没有在我们的心中产生之前,在这二者之前,要先做的事情就是先调伏我们的内心,这个才是重点。

  引世尊的开示

  然后,本师世尊(也)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诸恶莫作」跟我们要乐不要苦是有关系的,每一位有情都只想要乐,不想要苦。如果不想要苦,首先要先认清什么是苦,知道苦的来源是恶业,然后由恶业下手去断除,才有办法达成要乐不要苦的目标。所以这个四句偈的初句「诸恶莫作」就是要让我们达成不要苦的目标。因为诸恶是苦的来源,所以诸恶莫作跟我们不要苦有关,恶是苦的来源,如果不要苦就要从苦的来源,也就是诸恶去断除。

  第二句跟我们所要的乐有关,每一位有情都想要乐,所以要辨认乐的源头是什么?乐的源头(因)就是众善。如果要得到圆满的乐,在乐因(善)的阶段就要具备圆满的善,唯有具备圆满的善所得的乐才是圆满的,所以如果要乐就要众善奉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4日 18: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净其意」这跟前面二者有关,第一句提到「诸恶莫作」换句话说就是断恶,「众善奉行」就是行善,断恶行善不是靠外在,主要是透过内心的调伏才有办法断恶行善,所以「自净其意」的「净」其实是调伏的意思,从藏文来看就是调伏自己的心,让我们的心能够断恶行善。

  「自净其意」就是透过调伏我们的内心去断恶行善,其实每位有情都有这个心,从每位有情的经验也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们的内心有贪瞋无明等等烦恼,也有其他的善心;烦恼的心、善的心在我们的心中同时都有。当这些贪瞋无明等等烦恼的心产生的时候,我们要能够马上辨认出来他们是烦恼,然后尽量的去降低他们的势力(力量)。当我们的心中出现一些善心的时候,也要尽量去增长这些善心。这些情况就像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国家社会存在有不好的人、有好的人,不好的人如他会做出杀盗淫等等的行为,这些人就要透过法律去制裁他们;这个国家社会如果有好的人就要奖励他们、表扬他们。如果,能够这样做,国家社会或者地方才会越来越好、越来越正面。同样的,我们内心的情况也是一样,怎样把这些恶心、不好的心降低,甚至最后能够完全断除。然后把善心开发、一直增长到极致、圆满。我们真正的断恶行善或离苦得乐的目标才有办法达成。

  「是诸佛教」这就是佛的教法,也就是说佛所开示的教法重点就是前面的三个,就是调伏自己的心去断恶行善。如果能够照着佛所开示的教法去行的人,就可以说他是持教的士夫或是能够传承佛教的人。

  「说明了:「诸恶莫作」与「众善奉行」有赖于自心的调伏,」「诸恶莫作」就是断恶,「众善奉行」就是行善。「而能调伏那样的心,就是佛陀的教法。」这个意思就是刚刚所解释。

  「本师世尊又说:『心若调伏引安乐,我若调伏得善趣。』这说明了:要引生暂时与究竟的安乐,有赖于内心的调伏。」

  这段经文第一句提到「心若调伏引安乐,」调伏的对象是心,第二句提到「我若调伏得善趣」重点是在我。这里的「心」、「我」,在自续派及自续派以下的宗义,为什么会把我及补特伽罗的“事例”视为心,主要就是这段经文的关系。因为,这里的「心若调伏」、「我若调伏」指的是同一件事。所以,自续派以下的宗义就会认为我的事例就是心,调伏我就等于调伏心,他们根据的就是这段经文。

  但是,如果按照应成派来讲,我或补特伽罗与心是相违的二回事。应成派不会说补特伽罗或是我的究竟就是心,或者说他的事例就是心,应成派会说我或补特伽罗与心是相违的。虽然相违但是心如果变好,补特伽罗也会变好;心如果不好,补特伽罗也会变得不好,这个应成派是承认的。虽然他说补特伽罗与心相违,但是,心只要调伏补特伽罗也会得到调伏,这是应成派承认的。

  引宗喀巴大师的论述

  有关这样的内容,宗喀巴大师也说:「黑白诸业有赖善恶思,」这里的「思」就是指思想、想法。「思想若善,地与道亦善;思想下劣,地与道亦劣,一切结果有赖诸思想。」黑就是指不善,白是指善,所以,黑白诸业指的就是不善与善的诸业,有赖于我们想法是善或恶,如果想法是善的,所造的业就是善业,想法如果是恶的,所造业就是恶业或是不善业。

  「思想若善,地与道亦善」指的就是地道功德,或者是善趣的地道都会很好。「思想下劣」如果我们的心中充满了烦恼,「地与道亦劣」,指的就是三恶趣的地道就很差,一切的结果,不论是善的地道或恶劣的地道都跟我们的想法有绝对的关系。

  宗喀巴大师有些著作是结合诗韵学,这类(著作)的偈颂不论意义或是诗韵的格式,都是非常上乘的写作方式。这首偈颂的特点就是除了意思非常好之外,它的特点就是在藏文当中,都没有用到四个母音的符号(一ㄨㄝㄛ),也没有用到「牙」下加字及「ㄖㄚˊ」下加字。(懂藏文的看这四句偈就可以发现,都没有出现母音,也没有「牙」下加字及「ㄖㄚˊ」下加字)。这样的著作一般公认是非常好的,一般人没有办法写出这样诗韵结构的表达。

  这首四句偈是说明:「要产生好的地与道的证悟,以及依彼而证得解脱与一切相智等果位的情况,都有赖于好的想法。」

  「若是如此,那么调伏自心的方法、依于调心之后证悟地道的情况、以及地道证悟究竟之后于心续中产生解脱及一切相智果位的情况是如何?」针对这个问题要做回答。

  调伏自心的方法

  对于调伏自心的方法,或是调伏自心之后产生地道证悟的情况,以及证得解脱与一切相智等果位的情况,一开始最好的调心方法就是三士道次第的实践。所以,他回答:「透过实践三士道的次第,来调伏内心并且产生地道的证悟等等,这是最好的方法。」

  如何透过三士道的次第来调伏内心的方法如下:(首先要知道,只要是有情都有这个情况)「无论知不知道结合安乐及痛苦的术语,事实上,完全不要痛苦,而只要圆满的安乐,这种想法对自他一切而言,均是共通的;」也就是有的人会用安乐这个术语来表达安乐,或者痛苦的经验他会用痛苦的术语来表达,但是有的人不会。譬如有人不会讲话,或可能不晓得这叫乐、这叫苦。实际上,无论如何,每一位有情就感受来讲,完全是不要痛苦,只要圆满的乐,这是一切有情都一样的。这一段要表达的是:不论会不会讲安乐或痛苦这二个术语,但是,实际上要乐不要苦这都是一样的、是共通的,会不会讲安乐或痛苦这二个术语就有各种情况,有人会讲、有人不会讲,不论会不会讲,但都是不要苦只要乐。

  要达到完全不要苦只有圆满乐,这就要透过方法,这个方法也是必须是一个成办离苦得乐毫无错谬的方法,也就是必须努力从各方面断除痛苦,而且(也是)从各方面成办安乐毫无错谬的方法,方法如果有错误就没有办法达到究竟或圆满离苦得乐的目标。

  有些人会选择自杀,这些人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要去找死,让自己去选择死亡这条路,他一开始也是跟一般的有情一样想要乐不要苦,只是他成办离苦得乐的方法不对、有错误,所以最终没有办法达到这个目标,而让自己陷于非常困窘的境地,最后他想到的方法就是:如果我不死,这种痛苦的情况没办法改善。他最后不得已就选择自杀这条路,他以为自杀就可以从当下这个苦或是这样一个窘境当中脱离,能够得到解脱。所以,会选择自杀的人,他最初跟每一个有情一样,都只想要乐不要苦,只是他成办离苦得乐的方法是有错误的。

  如果要达到究竟离苦得乐的目标,离苦的方法要正确毫无错误,得乐的方法也要毫无错误,必须完全正确,离苦得乐的目标才会达成。进一步来讲,离苦也要从苦因下手、去断除,离苦的目标才会达成。要得乐,也要从乐因去成办、下手。意即苦的断除并不是如身上的一根刺把它拔掉,就断除了。苦的断除必须从它的因去下手断除,苦因的结果(苦果)才有办法断除。同样的,乐的成办(乐果的达成)也不是像得到财物,当下就能够得到安乐,乐果的达成或是成办,有赖于在乐果之前怎么样去成就(得到)安乐的因。所以,离苦得乐都要从它的因去着手,要从苦因去断除,从乐因去成办,才会达成离苦得乐的目标,达成的方式跟拔刺及得到财物是不一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4日 18: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断苦,要从断除苦因下手,得乐,要从成办乐因下手。断除苦因、成办乐因或者说取乐因、舍苦因,这二者要做取舍之前,对于乐因的取、苦因的舍之前要先知道什么是乐因?什么是苦因?不然我们没办法做取舍,所以底下说:「因此,必须清楚暸解苦乐的因是什么?」也就是苦因是什么?乐因是什么?「因为如果不暸解苦乐之因为何,则对于这二者的因无法做取舍。」要真正离苦得乐的目标也没有办法达成,所以,苦因的辨认是很重要的,而且,苦因的辨认如果稍有不纯,不是辨认得非常清净,之后的取舍就会有偏差。

  「其次,痛苦的因,就是十不善等等恶不善行,而安乐的因则是断除十不善之戒律等等善行,因此要乐不要苦的这些人们必须从各方面对于这二者(苦因、乐因,或者从实际来讲苦因就是十不善,乐因就是断除十不善的戒律)好好作一个无误的取舍。」或者品质非常纯、无误的取舍,这就是达到离苦得乐的目标毫无错误的方法。

  苦因主要是十不善等这些恶不善行,这是最粗的,只是以这十个作为代表,等于一切不善行这十个是最粗显的,主要有身方面三种、语方面四种、意方面三种,意即以这个为主的其它的不善行也必须断除。

  乐因是断除十不善的戒律,这个戒律可以让有情得到人天的果位,但是只有断除十不善的戒律,仅让一个有情得到人身或是天身还是不够,必须在断除这些十不善行的戒律之外,还要做一些辅助的善行,譬如要行布施、要修安忍、修精进等等,否则即使得到人身、天身还是会面临一些困境,如得到人身但是没吃的、没穿的、没喝的,或是身体的状况不是很好,或是经常生病等等。所以,只有断除十不善的戒律还是不够,还必须成办其它的善行,得到这样的乐才会比较圆满。

  苦因主要是以身三语四意三的十不善行,代表所有的不善行,这是苦因,乐因就是断除十不善行的戒律。断除十不善行的戒律是得到增上生果位的一个因。增上生还有不同的分类,譬如,增上生可以包含六欲天,人有四大洲八小洲的人类,甚至投生净土,这些都属于增上生,或者在人当中具足八暇十满的人身,或者不具足八暇十满的人身,这些都是属于增上生。意即在增上生当中,共通的因就是断除十不善的戒律,只要做到断除十不善的戒律都有机会得到增上生。但是,得到增上生又有各自的差别,这些各自的差别,就是不共的部份,主要是由每一位有情的发愿,或者每一位有情助伴的善行如布施或是安忍、精进等等这些而分出差别。

  如果有投生增上生,共因就是断除十不善的戒律,譬如一位有情要投生净土,他要发愿,而且要持该净土的本尊、或是佛的名号,还要不断的向他祈请、祈求,不断的去忆念该净土的种种庄严。譬如一个人要投生慈氏的净土(弥勒净土),除了要发愿,要念咒,要忆念兜率天之外,也要祈请弥勒菩萨等等。或者要投生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一样要念阿弥陀佛的佛号,忆念阿弥陀佛净土的庄严等等,然后祈求发愿。同样,要投生增上生当中的六欲天,也要靠发愿,自己想要投生到六欲天。想要成为人,也是要靠发愿,自己想要成为人,而这些共通的基础都是以断十不善的戒律为基础。

  这里要补充,增上生当中的天只有六欲天,不会有色界天与无色界天,因为色界天与无色界天必须要有禅定作为基础。

  要成办的乐,又分为身体方面的乐与内心方面的乐,简而言之,就是身乐与心乐。身乐的成办主要是要透过以外在事物做为缘而得到的,也就是要透过外在的事物,譬如食物可以去除我们的饥饿,饮料可以去除我们的口渴,或是衣服可以让我们免于受寒等等而得到乐,这些都是透过外在的事物。但是,如果认为身乐只是透过外在事物的达成,而不晓得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些外在的事物让我们免于饥渴寒等等这些痛苦,如果没有进一步去想,这些外在事物怎么会形成,表示一个人对于业因果的思惟还是不够深刻。认为身乐只是由外在事物构成,就好象外在事物是没来由而形成,这样对于业因果的思惟其实是不够深刻。其实,这一世当中会有这些外在的事物,让我们去除身体的这些苦,让我们得到身体的这些安乐,这些外在事物其实跟前世有关,也就是跟前世的布施有关,由于前世的布施,我们才有这些外在的事物、食物、饮料或是衣物可以让我们去除身的苦,而得到身的乐。所以,进一步我们要去想,假设我们已经有断除十不善的戒律作为基础,来世要得到增上生,还想要拥有这些外在事物的受用,这一世一样要去累积这些布施等善行,来世才有这样的受用。如果能够这样想,对于业因果就是想得比较深刻。

  这个部分其实很好了解,各位也听过很多类似的内容,所以,应该自己读也能够了解,不会有太大的困难。而且,这个部分是属于地道前行的部份,照理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如果没有问题接着再讲地道正行之前行、加行的部份就会快一点带过去。

  一般讲断恶行善,并不是嘴巴讲了就马上断得了,或是嘴巴讲了之后,就能够马上成办善,不是那么容易的,断恶行善主要是透过我们不断的思考、串习而达成。

  「此外,首先应该思惟如下:亦即必须善加思惟总的轮回苦,以及个别的(三恶趣苦:)冷热等等地狱之苦、饥渴等饿鬼之苦、及愚痴等等畜生之苦,」(就如刚刚讲的断恶行善必须透过思惟、不断的串习,不是嘴巴讲完,马上就能做到,所以必须做这样的思惟),也就是思惟轮回苦的因是什么?还有个别的三恶趣苦的因是什么?这样思惟之后会发现总的轮回苦的因与个别三恶趣苦的因都是来自于恶业或是不善业。因为有恶业、不善业,所以会有总的轮回苦、个别的三恶趣苦。而且,各别的三恶趣苦:冷热等等地狱之苦,是由于重的恶业不善业所造成。饥渴等饿鬼之苦,是由于中等的恶不善业所造成。而愚痴等畜生之苦,是由于比较轻的恶不善业所造成的。这种情况,不只佛一再的说,佛之后的智者们也一再的说明。如果要断除总的轮回苦与别的三恶趣苦,必须从各方面去努力断除恶不善法。

  「此外,若不从许多方面努力于断除恶不善法,则(如)经中所说:『严重、中等与轻微的不善法,依次会让有情生于地狱、饿鬼及畜生趣中。』因此,应该思惟:假设自己也由于恶不善法的力量而生于那些恶趣,则这些苦除了在自己身上成熟,」此外并不会在其他人身上成熟,因为,这些苦的因–恶不善法是自己造的,所以这些恶不善法的苦,就会在自己身上成熟,「而如果那些苦在自己身上成熟的话,自己将无法忍受。」去想了这些情况,「而由于怖畏那些苦,」我们又不能放任那些苦不管,不能因为害怕那些苦就不管它,而「为了从那些苦当中得到救度,必须对于三宝产生胜解信,」

  「为了从那些苦当中得到救度,必须对于三宝产生胜解信,并以此信作为动机而归依三宝,例如身患重疾的病人,为了免于疾病之苦,而必须依止良医一般。」所以,唯有依止三宝才有办法让自己从这些苦当中得到解脱、得到救度。

  这一段主要是去思惟总的轮回苦与别的三恶趣苦之后,生起皈依的想法,生起皈依的想法之后,就要按照皈依的学处去做取舍,该行的要去行,该断的要去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5日 09: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道建立 03】  

  今天继续看第8 页(中文版第4 页)先做复习。地道功德要在心中生起的话,就要努力去提升我们的心,地道功德证悟的产生每个人都有机会,只要努力提升我们的心,每个人都有机会,心要怎么提升呢?主要是透过调伏内心的方式来提升。地道其实就是认知,是包含心与心所的认知,所以,提升心最终在未来的时候可以把一般的心转为地道证悟的功德,所用的方式就是调伏心,也就是调伏以心为主的身语意业,让我们以心为主的这些身语意业不去造恶而去行善。在断不善之前,首先,要思惟不善业的果报,唯有先思惟不善业的果报,我们才有办法去断不善业。

  我们要断除不善业,首先,要思惟不善业的果报(苦),这个苦跟不善业的重、中、轻有关。如果是重的不善业,它的苦就是重的,就像地狱的苦;如果是中的不善业,它的苦就是饿鬼趣的苦;如果是轻微的不善业,它的果报就是旁生趣或畜牲趣的苦。就是透过地狱、恶鬼、畜牲这三种苦去思惟之后而去断不善业,也就是要去想假设自己处在这三种苦当中,一定无法忍受,由此而产生怖畏,让自己不去造不善业。

  有关三恶趣苦的详细说明,在《广论》道次第里其实都有说明,所以这里就不再加以说明。接着,请看文,而由于怖畏那些苦,这些苦就是指三恶趣的苦,对于三恶趣的苦产生怖畏之后,就会想要从那些苦得到救度,就要寻求皈依处。最殊胜的皈依处,除了三宝之外没有其他比三宝更殊胜的皈依处,所以接着就会去寻求三宝,然后对于三宝产生胜解信,并以此信作为动机而归依三宝。

  就像身染重病的人,他必须要服药,而这个药就是让他从病苦当中解脱的皈依处类似,三宝是把我们从总的轮回苦或是别的三恶趣苦里解脱的皈依处。病人要服药,害怕总的轮回苦与别的三恶趣苦的人也要去皈依三宝。

  就像病人依止医生服药一样,我们依止三宝,希望透过三宝救度自己免于总的轮回苦与别的三恶趣苦。总的轮回苦是人与三恶趣,或者说善趣与恶趣的有情都是一样的,都会经历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或五蕴炽盛等等这些苦。别的来讲,对于人来讲虽然没有三恶趣的这些苦,但是,因为人还是处在轮回当中,只要人造了不善业将来还是有机会投生到三恶趣,所以,对于别的三恶趣苦也要产生怖畏,也就是不只对于总的轮回苦产生怖畏,即使对于现在还没有尝到的这些三恶趣苦也要产生怖畏。

  下士道的修行次第

  为了从这些苦当中得到救度,要至心地归依:而为了让那些苦不要产生(那些苦指的就是三恶趣苦),要从多方面去断除恶不善法;为了得到增上生的人天果位,要从多方面好好修习断除十不善之戒律等善行。到此为止,就是我们心续当中生起地道证悟的根本,也就是以此作为基础(根本)。

  在这个时候,这位补特伽罗已跻身「内道佛教徒」的行列。这里还要再说明,跻身「内道佛教徒」的行列,其实从对于三恶趣苦生起怖畏,而对三宝寻求皈依,知道三宝有救度自己脱离恶趣苦的能力,其实就已经进入内道佛教徒的行列。修学断十不善的戒律等善行,这是进入下士道修行的情况。所以,这里所说在这个时候,这位补特伽罗已跻身「内道佛教徒」的行列。这一段其实是讲怖畏三恶趣苦并且寻求皈依的内容。接着,而这样的修行次第,就是下士道的修行情况。这里的修行次第主要是讲断十不善而行十善的内容。

  因此,下士的「所证」,就是增上生的人天果位;而「所断」,就是十不善业及其果报。这个就是照字面说明而已;而「所修」,则是断除十不善之戒律等等那些善行,「那些善行」主要指的是身三、语四、意三这十个方面的善行,这个善行并没有牵涉到修空性、菩提心、出离心等等内容。

  因此,在下士道的阶段,对于「暇满、义大、难得;(念)死无常;三)恶趣苦;皈依(三宝);业果」等,必须仔细思惟;并藉此如理地修学断除十不善之戒律等。如果这样做,来世毫无疑问的一定可以得到人天的果位,这是毫无疑问的,能够这样做的就是特殊下士。下士可以分为特殊的下士与一般的下士。按照刚刚这样去思惟,然后去行断除十不善戒律的是特殊下士,这样来生可以得到人天的果位。而所谓的「一般下士」则是指「仅希求现世事物的补特伽罗」,也就是他根本没有想到为来世人天果位(善趣)去努力,这样的下士就是一般的下士。

  依着暇满、义大、难得、死无常、恶趣苦、皈依、业果、断十不善的戒律修学,毫无疑问的来世可以得到人天的果位或增上生的果位。但是,进一步要去思惟,即使来世得到人天的果位,得到增上生的果位,还是有很多苦。而且,这种人天的果位只是从三恶趣解脱出来而已,并没有从整个轮回当中解脱出来。如果以人为例,譬如,来世得到人的果位,顶多活一百岁,接着还是会死亡。天也一样,天虽然寿命比较长,但终究难逃一死。人与天在死亡的时候,不保证不会再堕三恶趣,所以,还是有可能再堕三恶趣,意即即使来世得到人天的果位,还是不可凭信,因为,不保证有得到究竟安乐,所以,要进一步的思惟中士道的内容。

  就如前面所讲的,特殊下士所证的就是来世的人天果位,以我们现在来讲就是在过去生断除十不善,所以,这一世得到人的果位,等于我们这一世是前一世的所证已经达成了。但是,我们只要观察我们目前的情况就知道其实苦还是很多,还是有没办法避免的种种苦,如果不去进一步思惟,就这样感到满足,其实来世有再堕恶趣的可能,所以,对于目前这个情况,我们不要感到满足,还要进一步的想办法怎样彻底的脱离苦。

  中士道的修行次第

  只得到人天的果位不能感到满足,要进一步的去思惟,譬如,思惟「生、老、病、死的人趣之苦」、「死兆现行之苦等的天趣之苦」。天趣还要再区分,如果是色界的天、无色界的天并没有苦苦与坏苦,但是有周遍行苦。如果是欲界天,他的前半生比人趣还要乐,但是后半生会有死兆现行的苦,这种苦据说比人趣更苦。还有「由于忌妒而扰乱心续等等的非天之苦」,非天就是阿修罗,阿修罗其实是算天,只是他的忌妒心非常强,虽然他算天趣,但是他的行为不像天,所以,一般被称为非天,再加上他的忌妒心让他非常苦,所以,有非天之苦。还有如道次第《广论》所说的「八苦」、「六苦」与「三苦」逼迫(有情)的情况等。刚刚看的这些苦不是三恶趣的苦,而是属于善趣的苦,这些苦还是落在轮回当中,这些都是轮回苦,但不是三恶趣之苦,透过思惟这些苦而生起想要从整个轮回解脱的想法,也就是生起出离心。

  亦即透过「即使从三恶趣的痛苦当中脱离而得到人天的果位,但是只要还没有从轮回当中解脱的话,还是无法超越痛苦的本质的。」这样的思惟,体认到一切轮回当中(即使在善趣的人、天、阿修罗)全无心要可言,还是有苦,体认到这一点之后,才有办法生起想要从一切轮回苦解脱的想法。

  只有产生想要解脱一切轮回苦的想法还不够,因为,只有这个想法,轮回苦还是在,要如何断除轮回苦呢?不能从断轮回苦本身下手,应该去思惟轮回苦的源头在哪里?就像我们前面思惟要断三恶趣的苦,要从产生三恶趣苦的因–也就是不善业去思惟,然后,从断除不善业这个因下手,才能让三恶趣的苦不会产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5日 13: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断三恶趣苦的方式是从它的因(不善业)下手,这种情况跟拔掉刺或手术把我们身体的苦去除的情况是不一样,断三恶趣苦要从它的因(不善业)断除下手。同样的,要断除整个轮回的苦,也不是从轮回苦本身下手去断除,也一样要去找产生这个轮回苦的源头是什么?它的根本是什么?然后从这个根本下手断除。

  然后,进一步辨认出轮回苦所由生(轮回苦的源头)之我执无明,必须努力于断除我执无明。这个情况就类似于三恶趣的苦是来自于不善业,断三恶趣的苦要从断不善业下手一样。反过来讲,如果我执无明没有断,也就是一切轮回苦的源头(根本)我执无明没有断的话,轮回苦是没有办法像拔刺一样把它拔掉就断除的。

  接着要了解,为什么我们会在轮回当中受种种轮回苦的果报,它的源头就是因为我们透过以无明为动机而造业,然后这个业让我们投生于轮回领受种种轮回苦。轮回苦不能像拔刺一样,也就是并非把轮回苦去掉后整个轮回苦就没了,因为它的因还在,所以,不像拔刺的原因是在这里。

  要怎样把轮回当中这些苦去除呢?唯有从它的源头–无明这个动机下手,一旦无明这个动机断除之后,就没有以无明为动机所造的业,也就不会有这个业所感得投生于轮回受种种苦的情况,所以,唯有从无明这个动机下手断除,后面的这些业及轮回当中的这些苦才能够不会发生。

  因此,在心中产生:「自己应该从一切的轮回之苦中脱离出来而证得解脱」这种强烈希求解脱的想法后,精进于断除轮回的根本我执无明(轮回的根本与我执无明是同位语),而作为断除彼等(我执无明)的方法,就是必须进入于缘四谛这个对境的三学(戒定慧三增上学)之道的修行。所以,这里的道次第修行是在之前特殊的下士道次第之后所要修。

  因此,当一位已经得到人天果位善趣的补特伽罗,进一步去思惟整个轮回苦之后,对于整个轮回苦生起出离,而且,进一步去辨认出整个轮回苦的源头就是我执无明,然后,去找出断除我执无明的方法,就是缘四谛对境的三学之道的修行,这整个简单来讲就是中士道的修行,这样的补特伽罗就是中士。

  然后,在中士道要去思惟整个轮回苦,重点是要生起希求解脱轮回的出离心。希求解脱轮回的出离心有二种生起方式,一种是思惟十二缘起的流转,一种是思惟苦谛、集谛而生起出离。就如刚刚所讲的,以无明我执为动机而造业,然后它的果报就是在轮回当中受种种的苦,其中的无明(烦恼)及业这都是属于集谛,以无明为动机造业所产生在轮回中受苦的苦果,这是属于苦谛。就是透过思惟无明、业(这个集谛)以及思惟轮回中受苦的苦谛而生起对于整个轮回想要出离的这种想法,就是出离心。

  十二缘起可以分成六因及六果,六因摄于集谛,六果摄于苦谛。因此,在中士道的阶段,仔细地思惟了「由苦、集二者而于轮回中流转的情况」与「由十二缘起支而于轮回中流转的情况」(藏文「抠哇」的后面都要加「ㄖㄚˊ」处格之意,意即在轮回当中流转,即有在…中的意思)。接着,内心对于八苦、六苦、四苦(生老病死)及三苦等等的一切轮回过患感到厌倦,为了远离这些过患,以缘四谛的三学之道等等作为主要的修行。这就是中士道的修行的情况。

  以声闻的行者与独觉的行者来讲,他们是属于“唯中士道”,他们走的不是“共中士道”。他们的想法就是:即使脱离三恶趣的苦得到人天的果位还不够,一定还要从整个轮回苦当中脱离。要从整个轮回苦当中脱离就要从断除无明下手,所以,他们就努力的去断除无明,让自己从整个轮回苦解脱出来。

  三士道与三乘道之区分

  以下要分辨的是学了下士道还有初学中士道的这些人,在他们心中还没有真的生起地道的证悟。这里要说明的是学下士道与学中士道并不等于进入声闻道、独觉道与大乘道,这要区分。

  这里要区分,最初修学中士道的还没有真的进入声闻道、独觉道与大乘道。但是,中士道是进入声闻道、独觉道与大乘道的起点。应该说是进入这三道之前(的区分点),而且,从中士道这里会分成小乘与大乘的走法这二类。也就是说如果是走小乘,在中士道这个阶段之后,就是走声闻、独觉这样的道;如果是走大乘的话,透过这个中士道他会走向上士道。前者,就是透过中士道走入声闻、独觉道,这是属于唯中士道。如果透过中士道而进一步走向上士道就是共中士道。

  这样的补特伽罗以断除轮回的根本──补特伽罗我执──为主,而且以「断除我执的解脱」作为主要的所证;而作为其方法的,就是以「了解补特伽罗无我的般若」及其「对境」(无我)作为主要的所修;然后,透过对于声闻道的极大胜解,而一旦在自己心续中产生了无造作的希求解脱的想法(无造作的出离心)时,则已进入「声闻道」了。同样这一段如果是对于独觉道有极大的胜解的话,这样的补特伽罗就进入独觉道。声闻道与独觉道只有动机及想法的广狭有稍许差别,但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差别,主要是动机与想法的广与狭有一点差别。

  不论是走声闻道或独觉道,他的目标都是自己解脱轮回,透过缘四圣谛的道,让自己能够解脱轮回。如果要走大乘道的话,他的想法就不只是这样,他会想到除了自己要解脱轮回之外,其他的这些曾经当过自己母亲的有情也跟自己一样,还在轮回当中受苦,这些如母有情也必须让他们解脱轮回。所以,如果是走向大乘道的行者,他会把缘于自己的想法扩展为缘于一切有情都能解脱轮回的想法,这样的行者就会走向上士道或大乘道。

  刚刚有提到,即使进入中士道也还没有进入三乘道(声闻乘、独觉乘、大乘道),差别在什么地方呢?主要是在中士道的阶段,虽然有希求解脱的想法(出离心),但是这个希求解脱的想法(出离心)还是造作的,它是属于造作的出离心、造作的希求解脱的想法,所以,光是这种造作的想法只能算是中士道,一旦这种希求解脱的想法或出离心到无造作的阶段,这时候才真正进入地道(入道)。但是,这时候就要看行者的胜解,他是胜解声闻道、独觉道还是大乘道,由此再去区分他是进入哪一种道。所以简单来讲,有“造作出离心”的,可以说已经进入中士道;一旦有“无造作出离心”的,就可以说是入道,也就是入三乘道的任何一道,这就要看他的胜解(是哪一道)。

  底下要说明几个同义词,其中,「希求解脱的想法」、「出离心」及「想要脱离轮回的想法」是同义词。如前所说,如果这些是造作的,就是进入中士道,但是还没有进入地道的功德。要进入地道的功德,要到无造作的阶段。所以,如果已经产生无造作的想法就进入三乘道,这时候就要配合胜解来分,无造作出离心配合胜解声闻道就进入声闻道,无造作出离心配合胜解独觉道就进入独觉道,无造作出离心配合胜解大乘道就进入大乘道。但是,从无造作出离心到进入大乘道中间还有很多需要思惟的,也就是说不是从产生无造作出离心然后胜解大乘道就可以马上到大乘道,没那么快,这中间还有很多要去思惟,譬如所缘从自己转到一切如母有情必须还要透过很多思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5日 13: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之,产生无造作的想法,方法是什么呢?底下举了二个例子,这是从《广论》引出的二个例子:(一)就像罪犯在监狱中受到极大的折磨时,自然而然会产生逃离监狱的想法,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不需要造作的。(二)房屋着火的屋主,自然而然想要脱离他的房子的情况。这二个比喻就是说明当初想要解脱轮回的想法到这种自然而然的程度的时候,这就是所谓的无造作出离心已经产生的情况,这时候就是入道了,入道就如前面所说配合他的胜解进入声闻、独觉或大乘这三道。

  当这个想法(无造作的出离心)产生时,不论是行、住、坐、卧的哪一个时候,均不可能退失,这里的重点是指无造作的出离心,只要产生了就不会退失。就像宗喀巴大士(在圣道三要)所说的:「不分昼夜希求解脱心,若生,尔时出离心已生。」「出离心」指的就是无造作出离心,「不分昼夜希求解脱心若生」,所要表达的就是这种出离心是不会退失的。

  关于这点(指前面提到三个同义词:希求解脱的心、出离心、想要脱离轮回的心)在这部论里这三者是同义词,但是有的学者认为,前二个希求解脱的想法、出离心并不是同义词,现在就是针对这个问题来说明。有些学者主张:「看见轮回过患的心是『出离心』,而想要从轮回脱离的心是『希求解脱的心』。」亦即认为「出离心」与「希求解脱之心」这两者是不同的,而且还认为出离心是因,而希求解脱之心是果。

  而在这部论中,恭敬地将(出离心与希求解脱之心)这两个词视为同义词。为什么会把这二个词视为同义词?理由如下:(一)亦即所谓「出离」就是解脱,而希求彼之心就称为「出离心」。意即出离就是灭谛,也就是苦集灭道四圣谛的第三个灭谛,灭谛有四个行相:灭、净、妙、离,这里的出离是第四个行相的离,其实就是在讲解脱。所以,出离就是离,就是灭谛四行相的第四个,也就是解脱,再加上「心」就是指希求出离的心,「希求彼」的「彼」就是指出离(解脱),所以,希求彼或希求解脱的心就称为出离心,这是第一个理由。

  而且,不仅如此,(二)当产生无造作的出离心时,就视为「已产生无造作希求解脱轮回的心」,这是大多数学者一致的看法。因此,在这部论成立「无造作的出离心」与「无造作的希求解脱之心」两者为同义词。

  而且,(三)宗喀巴大士在圣道三要提到:「不分昼夜希求解脱心,若生,尔时出离心已生。」这里也很明确的提到「希求解脱之心」与「出离心」两者同义;而在这个偈颂之后的「彼出离(指出离心)不以净发心(清净的菩提心)摄,不成无上圆满菩提因。」当中的出离心,也必须理解为希求解脱的心;

  而且,(四)在《广论》的「仅仅想要舍弃彼等而且想要证得完全止息彼等的想法产生,正是出离心」此中的「彼等」指的就是三恶趣苦与轮回总苦,也就是解脱三恶趣苦与轮回苦的想法,这就是出离心,所以,当中也将「希求解脱之心」与「出离心」说为同义。

  此外,(五)《广论》当中「当经中说到产生无造作之出离心的量(标准)时,会以处在火宅当中的人与处在监狱当中的犯人不愿处在那些处所,并且想要从那些场所解脱出来的心,作为产生出离心的标准,亦即前述二者(即指前述二者的比喻)的心到什么程度,出离心就应该产生到那个程度。」从这一段话可以看得出来:出离心不是看火宅的过患及监狱的过患,重点不在看过患,不像前面有些学者说:看见轮回过患是出离心。从《广论》这段文来看,出离心是要从这二种场所解脱,而不是只有看过患而已,所以,从这段文也可以看出来出离心与希求解脱的心其实是一样的。因此,底下说,这是结合「想要从火宅及监狱中解脱出来的心」这个比喻与「出离心」这个意义,等于「想要从火宅及监狱中解脱出来的心」就是比喻「解脱轮回的心」,这也就是说明解脱轮回的心及出离心是一样的。

  然而「对于火宅与监狱看见过患之心」与「出离心」二者喻义结合的情况则比比皆是。这段文要改为:然而「并没有对于火宅与监狱看见过患之心」与「出离心」二者喻义结合的情况。意即《广论》的这段文用二个比喻来说明出离心,这二个比喻是以想要从火宅解脱及想要从监狱解脱来说明出离心,可是并没有针对看见火宅的过患与看见监狱的过患来跟出离心做结合,所以,从这段文也可以看得出来,希求解脱的心与出离心同义,主要是要表达这个意思。

  基于以上这五个理由就可以说「出离心」与「希求解脱之心」并不像有些学者所说出离心是看见轮回过患的心,而希求解脱的心才是想要从轮回解脱的想法。也就是并不像有些学者所说出离心是因,希求解脱的心是果,并不是这种情况。这二者其实是同义的,因此,能够成立「出离心」与「希求解脱之心」二者是同义的圣教与正理非常的多,所以,最终的结论是这两者是同义词。

  就如前面所说的,特殊的下士就是希望能够来世不堕三恶趣,得生人天果位。中士道进一步的对于人天的果位不感到满足,而进一步的想要从整个轮回苦脱离出来,当这种造作的出离心的想法产生的时候,就进入中士道。一旦,造作的出离心能够提升到无造作的出离心,并且配合胜解声闻道的时候,这位行者就进入声闻道。如果配合胜解独觉道,行者就进入独觉道。接着,要谈的内容就是从这里继续说明。

  进入声闻道的情况刚刚已经说明了,现在是从进入独觉道来说明,所以下文要讲的就是一个已经进入中士道的行者,他怎么进入独觉道的情况。此外,处于前述中士道的那位补特伽罗(这是指已经产生造作出离心的行者),这跟前面进入声闻道的差别在什么地方?除了胜解之外,如果进入声闻道要胜解声闻道,进入独觉道的行者,他要把造作的出离心进一步的提升为无造作的出离心,而且还要胜解独觉道,不仅如此,他的所断跟前面进入声闻道的行者也略有不同,他的所断除了「补特伽罗我执」之外,还加了「执外境的分别」,所以,他的所断多一个「执外境的分别」,并以断除这两者的解脱作为主要的所证,所以,他的所证也比前面声闻道的行者多一个,就是除了断「补特伽罗我执」之外,还有断「执外境的分别」。而他的方法是什么呢?因为所断有二个,所修也有二个,方法就是将「了解『补特伽罗无我』的般若(这是要断前面的补特伽罗我执)及暸解『能取、所取二空』的般若(这主要是断执外境的分别)二者及其对境(前者的对境就是「补特伽罗无我」,后者的对境就是「能取、所取二空」),这些都是主要的所修。一旦行者有了无造作的出离心,而且,胜解独觉道,有了这些主要的所断、所证、所修之后,这样的行者可以说已经进入独觉道。

  这里要注意,我们在谈地道的建立的时候,所依的宗义并不是应成派的宗义,而是瑜伽行中观自续派的宗义。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谈地道建立的时候并不是依应成派的宗义来说明呢?原因是因为地道建立的内容是来自于《现观庄严论》的第一品,关于《现观庄严论》的注解,在印度来讲,最有名的有二十一部注解,或是注释。其中大家公认写得最好的就是狮子贤的《明义释》,虽然没有人直接说他是第一名,但是大家都公认他是最好的,所以,一般在读《现观庄严论》的时候,通常都是会配合狮子贤的《明义释》来理解。因为狮子贤本身所依的宗义是瑜伽行中观自续派的宗义,所以,即使像三大寺他们学习《现观》六年,这个过程其实都是配合狮子贤的《明义释》来理解《现观庄严论》。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在解释《现观庄严论》的地道时,其实都是依着《明义释》的解释,因为《明义释》的作者狮子贤是瑜伽行中观自续派,所以整个地道的解释都是依瑜伽行中观自续派的宗义来理解。

  基于这个理由,因为是根据瑜伽行中观自续派的宗义来理解地道,所以声闻道与独觉道的所断、所修就略有不同,所证都是解脱。差别在什么地方?主要是因为瑜伽行中观自续派的宗义是不承认外境,所以,执外境的分别也变成是要断的。声闻的所断只有「补特伽罗我执」,但是独觉的所断除了「补特伽罗我执」之外,还要再加上「执外境的分别」。声闻所修的是「了解补特伽罗无我的般若」,还有它的对境就是「补特伽罗无我」。而独觉行者所要修的除了这个之外,还要再加上了解「能取所取二取空的般若」以及「能取所取二空的对境」。所证都是解脱轮回,这是一样。

  透过对于在最后有时,在不依赖其他老师的教授的情况下,而以欲界身现证自己的菩提的独觉道的极大胜解,一旦自己心续中产生一个无造作的出离心时,即已进入「独觉道」了。这个情况因为要说明的满多的,所以我们今天就到这里为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208

帖子

698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87
 楼主| 发表于 2016年5月17日 18: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道建立 04】  

  入声闻道与独觉道之差别

  上星期谈到先经由共下士道、中士道,此时行者已经有造作的出离心,一旦造作的出离心转为无造作的出离心,而且,加上对于声闻道的胜解,并以补特伽罗我执为主要的所断,以缘四谛的三增上学为主要的所修,这其中就包含无我慧,以解脱为所证,这样我们就可以说这位中士道的行者就进入声闻道。

  如果,在此基础上,如前所说经由共下士道、中士道,然后,以生起造作的出离心为基础,而对于独觉道产生胜解,而且,出离心也转为无造作的出离心时,这位行者就不是进入声闻道,而是进入独觉道。此时他的主要所断有二个:一是除了声闻道的补特伽罗我执以外,还有能取所取(二取)的执着也是他的主要所断。此时的所修除了修补特伽罗无我,及能取、所取二空(执外境的分别为主要的所断)。所以,从无造作的出离心与对声闻道或独觉道胜解的不同,可以区分出行者是走声闻道或独觉道。

  以独觉阿罗汉与声闻阿罗汉而言,独觉阿罗汉比较少数。譬如,本师释迦摩尼佛在世的时候,当时他的弟子有很多是走声闻道而成就声闻阿罗汉,但是,没有走独觉道成就独觉的阿罗汉。

  独觉阿罗汉在成就阿罗汉之前会发三个大愿,这三个大愿会在他解脱证得独觉阿罗汉之时成就。请看文,透过对于在最后有时,「最后有」是指他在即将证得解脱,脱离轮回的那一世,亦即他发的第一个大愿是:他在最后有或他即将解脱轮回的那一世当中,他会投生在没有佛、没有声闻的国土当中。他会发这样的愿是因为假设他在最后有那一生投生到有佛,或有声闻阿罗汉的地方,那个地方既然有佛和声闻阿罗汉,他们已经可以对其他的人说法,利益其他的人,独觉阿罗汉就没有必要投生在那个地方。所以,他第一个愿会发愿在最后有的那一世投生于无佛、无声闻阿罗汉的地方,这样当他成就独觉阿罗汉的时候才能够对别人有利益,这是他第一个所发的愿。

  他所发的第二个愿,是在最后成就独觉阿罗汉的那一世当中,他会发愿在不依赖老师及老师所给予的教授之下,透过自己的思惟,而且,以欲界身,而不是透过色界身、无色界身去证得独觉阿罗汉。这个愿其实跟第一个愿有关,因为在最后有他投生的地方是没有佛、没有声闻阿罗汉,所以,当然也就没有老师可以教导他,这时候他是靠自力去证得独觉阿罗汉。

  第二个愿提到在最后有的时候,不依赖老师及老师所给予的教授、教诫,但这不是说在最后有之前他就没有依止老师或依止佛等等听闻教授,还是有的,在最后有之前,他其实已经听过佛或声闻的弟子对他开示过很多的教授。而且,他也了解这些教授、也修过这些教授,只是在最后有的那一世当中,没有佛、没有声闻弟子,而是透过过去他对于教授的了解及对于教授修行的力量,然后,靠着自己的力量去证得独觉阿罗汉,这个愿望会在他最后有的那一世成就。

  还没有成为独觉阿罗汉的行者,他发的第三个愿是他会在最后有的那一世当中,一旦他成就了独觉阿罗汉之后,不必透过声音去教化有情,他只要透过身体的变化就可以说法,这个愿也会在他最后有成就独觉阿罗汉的那一世当中成就,他可以透过身体的种种变化神通教化有情,或是为有情说法。

  声闻阿罗汉与独觉阿罗汉的差别,其实可以从最后有(最后要解脱轮回的那一世)来区分,以声闻的阿罗汉即使到了最后有那一世当中他还是依赖老师及老师的教授而证得声闻阿罗汉;但是,如果是独觉阿罗汉在最后有那一世当中,他是不依赖老师以及他的教授,而是靠自己的力量战胜烦恼而成就独觉阿罗汉。所以,独觉在藏文有自己战胜的意思,自己战胜什么?自己战胜烦恼的意思。

  以本师释迦摩尼佛降世的时候,还有他所教化的无边的声闻弟子,在此时没有独觉出现,但是,当本师释迦摩尼佛的教法衰微,下一世弥勒佛的教法还没有出现在此世间之前,独觉阿罗汉就有可能来到世间。譬如,在本师释迦摩尼佛的前一位佛──迦叶佛及其教法,以及其声闻弟子,已经不存在之后,然后在本师释迦摩尼佛的教法还没有宏扬之前,据说在瓦拉纳西有很多的独觉阿罗汉。所以,独觉道的情况就是当一位行者生起无造作的出离心,而且对于独觉道有很强的胜解,就进入了独觉道,以上就是成就独觉阿罗汉的一些特质。

  中士道者应直接趣入大乘道之理

  请看文,其中,声闻道与独觉道二者均摄于中士的道次第当中。意思是说他还没有进入上士道,还是属于中士道。此外,处于前述中士道的那位补特伽罗,这里要注意,这位中士道的补特伽罗是指心中已经生起中士道,但是还未进入声闻道与独觉道,如果照之前的讲法,就是已经有造作的出离心,但还没有对声闻道及独觉道起胜解而进入声闻道与独觉道的补特伽啰。这样的补特伽罗从各种角度长期观修轮回的过患之后(轮回的过患就是指三有的过患或轮回的苦),这样观修之后体认到一切的三有(轮回)就像火宅与监牢一般后,这段文是引至《广论》,格西的这部论主要是引《广论》,当然也有引用其他的论典,但主要是以比较容易了解的方式来说明。

  体认到一切的三有(轮回)就像火宅与监牢一般后,持续产生强烈想要证得完全止息烦恼与痛苦的解脱的想法,「烦恼」是指苦因,「痛苦」就是指轮回的过患,并且修学珍贵的三学之道的话,决定能够证得从轮回脱离的解脱,而且也不可能退转(即不会退失)。但是因为这样仅仅断除部分的过失与圆满部分的功德,因此自利并没有完全圆满,而他利亦仅只有片面。这段文主要是说明仅仅断除部分的过失是因为只断除烦恼障而没有断除所知障。圆满部分功德也是只有证得断除烦恼障所带来解脱的功德而已,并没有证得断除所知障所带来的圆满自利利他的功德(只得到断除烦恼障带来的功德,未得到断除所知障所带来的功德)。所以,不论自利或利他都没有达到圆满。

  虽然,声闻阿罗汉与独觉阿罗汉他们证得解脱不会再退失,不会再退回到轮回的状态,但是,他们的自利、利他二方面都没有圆满。这个情况就如前面所说,以断障而言,只断了烦恼障,而没有断所知障,所证的功德也只有证得解脱,而没有证得解脱以上如成佛的情况,或断除所知障而成佛的情况。譬如,以佛来讲,他可以在现观空性的状态,如处在根本定的状态同时又可以做说法利生的行为,或处在根本定当中但是他却可以做后得位的事情,就是说法利生。然后,他可以如心里所想,身体就到达。也可以在说法的状态同时又处在入定的状态,他的神通变化都不需要耗费力气,就是心想即能达成。但是,如果是声闻与独觉阿罗汉,他们入定与出定是分开的,当他们在入根本定的时候,就没有办法说法利生;当他们说法利生的时候就没办法入根本定;虽然他们有神通变化,但并不是心里想马上就能完成了,他们要耗费力气;而且对于宿命的了解也是有其极限,不是毫无障碍。所以光就自利来讲,他就没办法完全得到圆满,更何况像佛一样有这种利他的能力,所以,不论是自利或利他都只是达到部份或片面的情况而已,还没有达到圆满的状态。

  不仅自利利他都是片面没有达到圆满,而且最后还会受到佛的劝勉而决定进入大乘,这是什么意思呢?因为以声闻与独觉阿罗汉来讲,声闻阿罗汉可以透过三界的任何一种身体,也就是可以欲界身、色界身、无色界身证得阿罗汉。如果是独觉阿罗汉一定是以欲界身证得阿罗汉。然后证得阿罗汉之后,不论声闻阿罗汉或独觉阿罗汉在舍寿之后,都会投生净土,然后在净土当中他们已经完全止息周遍行苦,处在一种寂静乐中,他们的内心会完全受到这种止息周遍行苦寂静乐的状态所吸引,而长劫处在这种定当中。但是最终,佛陀会告诉他们:你们证得的只是解脱轮回而已,而不是最殊胜的解脱,不是无上正等正觉最殊胜的解脱,你们不能以此为满足,还要进一步的希求最殊胜的解脱,要从小乘道再进一步转入大乘道。因此,这位行者就会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既然到最后还是要走,即已经证得声闻阿罗汉、独觉阿罗汉,最终还要回小向大进入大乘道,那等于是要下二次功夫,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走大乘道呢?这位处在中士道的补特伽罗就会如此想。

  所以,这位处在中士道的补特伽罗就会想:虽然声闻阿罗汉与独觉阿罗汉已经解脱轮回证得解脱,但是自利尚未圆满,他利更不用讲也还没有圆满,一切的过失也还没有完全的断除,一切的功德也还没有完全的证得,自他二利都没有达到圆满。而且即使证得阿罗汉最终还要进一步回小向大进入大乘,何不从一开始就走大乘道,不用先绕小乘道最后在回小向大进入大乘道,从一开始就走大乘道,这样岂不是更好。因此这位处在中士道的补特伽罗心里想着:「现在,我从一开始就应该进入大乘道。」因而产生想要进入大乘道的想法。

  当这位补特伽罗心里起了想要进入大乘道的想法之后,进一步心里想他已经知道整个轮回就像大海一样,而这个轮回大海的本质是苦,对于这一点,他在中士道的期间已经长时间的串习,所以,这位补特伽罗深知整个轮回大海是苦的。他进一步去观察自己以外的一些有情,其实也跟自己一样身处于轮回大海的苦当中无法解脱,跟自己一样处在这种状态,虽然想要脱离苦,但却脱离不了,也就是虽有欲求离苦的想法,但是却偏偏往苦的方向去奔驰。原因是堕于轮回大海的有情没有辨别应取应舍的智慧(没有这样的慧眼),这样的慧眼是关闭的,所以他们即使想要离苦,也没有办法达到离苦的目的。所以,无法前往远离轮回痛苦窘境之处,如果在此同时,却对他们毫无悲愍,并且不精进于利益他们,这是非常不应该的。这位补特伽罗会这样去思惟,跟自己一样堕于轮回大海的这些有情,他们没有分辨或没有应取应舍的慧眼,假设自己对他们毫无悲心,而且不想要去利益他们,这是很不应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格鲁论坛_དགེ་ལུགས་གླིང་སྟེགས་  

GMT+8, 2017年6月28日 18:40 , Processed in 0.33630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